印量調查請戳此:戳此

CWHK4寄賣在 B47 尼古丁聯盟 !!!

 

           「什麼?」聽件意外的話語,Neal猛地轉了回來。

           Peter搖了搖頭,往下踏了一階,讓自己跟Neal站在相同高度上,一雙棕色眼眸則是定定凝視對方。

           Neal抿了抿唇,卻沒有避開眼神交會。

           Peter在心底嘆了口氣,素來展現冷靜的棕色眼眸裡閃過憂心無奈,更多的是對好友的關心。

           Neal相當明白Peter所要傳達的意思,但他莫名地不想輕易點出。

           「我說,Peter──

           「你不需要演的,Neal。」

           Peter,我只是──Neal連忙解釋,卻在看見Peter更加專注的表情後立刻收了聲音。

           事實上,他也不知道該拿什麼辯解。

           因為他已經習慣演戲了,雖然這不表示他沒有情感流露的時候,相反地,在大部分的相處交際,他總是以真心示人,只有在必要之時,他會偽裝,會掩飾,會進行矇騙。

           時間一久,兩者的界線逐漸模糊,切換變得容易。

           他卻常常找不回真正的自己。

           虛與實,

           兩個都是自己,

           又或許都不是。

           Peter看著Neal逐漸凝重的神色,感到一絲愧疚,他的本意僅是希望稍稍指出方才Neal在會議室裡的表現,卻沒料到對方原本就細膩的心思千轉百迴,兜了幾個圈子卻繞不出去,反而積壓在胸口,連漂亮的嘴唇都抿成一條線。

           Neal……Peter伸手拍了拍Neal的肩膀,示意對方往回走。

           Neal沒有作聲,只是跟著上了樓梯,進到Peter的辦公室裡面。

           Peter示意Neal坐下,Neal沒出聲,僅是照著指示落到椅子裡,爾後重重往後一靠,用力吐出一口氣,僵硬的肩頸是說不出的疲憊,唯有一雙眼眸仍緊緊凝視著Peter

           Peter開了電腦,將桌上散亂的物品排整齊,爾後又挪動到其他位置,看似怎麼擺都不甚滿意。

           兩人就在沉默中懷著各自的心思。

           最後是Neal開口打破了沉默。

           Peter,我──

           Neal,」Peter抬了一手打斷他,棕色眼眸閃著理解,「我知道演戲是你的習慣,但你在我們面前不需要這樣。」

           「積習難改,你知道的。」Neal聳了聳肩,拋了個毫不在意的笑容。

           「就是這個表情,」Peter卻僅是伸手一比,「Neal,你愈是裝作不在意,就表示你愈是在意。」

           Neal鼓起嘴巴,用力呼出一口氣,藍色眼眸眨了又眨,視線自Peter臉上移開,幾秒鐘後又移了回來,就定定凝視對方,好似心底有道不盡的話語,卻難以付諸言辭。

           Peter僅是靜靜地坐著,連擱在桌面都手都未移動分毫,看上去向是正在等待。

           等待一個暢欲所言的契機。

           Neal無意識地舔了舔唇,又輕咳一聲,才緩緩開口。

           「我不喜歡這個案子Peter」如釋重負的嘆息

           Peter點點頭,動作不大卻相當明顯,確定對方收到他的同意。

           「我也不喜歡──事實上,」Peter稍稍停頓,棕色瞳眸鮮的清透,像是可以看穿一切,卻也無比真誠,「我也覺得,Eugene那種垃圾死有餘辜。」

           Neal抬了抬眼,迎上對方毫不掩飾的凌厲目光,他鮮少聽到Peter如此強硬,大部分的時候,Peter作為一個優秀的探員,會展現必要的果斷和決心,至多有些嚴格,而通常這樣的態度還是要求自己,而非管束他人。

           所以現下的景況更讓他意外。

           「我受不了──」於是他輕聲說道。

           「有人對小孩子出手,我懂。」Peter立刻接話,目光卻沒有移動分毫,「但是,Neal,他的死對我們案件調查是一大損失。」

           「這我知道……Neal往後一靠,整個人癱在椅子裡,把玩著剛拿下來的帽子,「只是,你知道的,我對這種事……利用孩子啦、殺人啦、毒品……沒什麼免疫力。」

           「我知道──你連槍都不太會用。」Peter說道,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正確來說,」Neal靈巧地將帽子轉了一圈,「我是『連槍都不用』就可以達到目的,靠的是我與生俱來的──

           ──臉皮。」

           「我要說的是『魅力』,」Neal笑了開來,雖然僵直的嘴角顯露主人依舊沉鬱的心情,聲音聽上去卻是快活不少,「不過這兩者是差不多的──

           「我看,這種話只有你講得出來。」Peter笑著搖搖頭,感覺氣氛輕鬆不少,「不過,Neal……

           「嗯?」

           Peter沉默了良久,有好幾次嘴唇翕動,眼瞼微歛又睜開,卻沒說出隻字片語,最後他拿過筆和堆疊的文件,低頭沉吟了一會兒,才抬眉看向對坐著,同樣安靜的Neal

           「我們會搞定這事兒的。(We'll fix this.)

           「我們當然會。」Neal輕聲說道。

           兩人就如此對視了好一陣子,直到微笑悄悄爬上嘴角。

           默契毋須言語,只需要理解。

           還有互相體諒。

           Neal站起身,動作乾脆俐落,他伸展了不知為何有些發僵的四肢,然後以花俏的動作戴上帽子,還轉了一圈,行了個完全不正經的禮。

           「謝謝Mr. Suit的心理諮商。」

           「別哪天換我需要心理諮商就好了!」Peter笑著說道,他知道好友已經從抑鬱中恢復,或許不是完全,但那種盤踞心頭的窒息感想是消失無蹤。

           Neal笑著轉身,一手推開玻璃門。

           Neal!」Peter突然喚了一聲。

           Neal側過頭,抬起眉毛表示疑問。

           Peter凝視對方幾秒,才低聲說道:「如果……我是說如果,你需要找人談談,不管什麼事情……

           「我知道,Peter,」Neal點點頭,彎起的瞳眸靈光閃動,「我會找你說的,畢竟──」一雙眼睛轉了又轉,「你家的早餐玉米脆片挺好吃的!」

           然後他就一把推開門,走了出去。

           Peter無奈地搖了搖頭。

 

           抬起頭的瞬間,Peter看見Neal站在玻璃門外,漂亮的嘴唇動了動,卻沒有發出聲音。

           但是他知道Neal說了什麼。

 

           ──謝謝。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