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Mistake上下冊印量調查中:戳此

 

CH V

The Art of Losing

 

「學會失去……並不是太困難的事

──即使是失去你!」

 

 

 

 

 

           晨光灑落

           美麗的金黃色自天空傾洩照在正低頭專心研究資料的人影身上,恰到好處的溫度讓背部暖烘烘的,卻不至於熱得難受。

           此刻,低著頭的人那一雙深藍的眼眸正滑過一行又一行的字,看上去頗是認真,然而修長的指尖上飛快旋轉的筆卻洩漏了主人的心思跟本不在文件上頭。

           果然不到幾分鐘,那人就輕巧地放下筆,一把推開眼前的紙張,向後重重一靠,雙手舉高,旁若無人地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還轉了轉發僵的脖頸和肩膀,才恢復坐姿,接著就拉開最大的抽屜,修長的手指在半空逡巡,好似難以抉擇地挑揀,許久之後才拎起幾支鉛筆放到桌面上,整個過程不失優雅,卻沒有半分刻意。

           爾後他順手撈過剛剛推疊散亂的文件,俐落地翻到背面空白處,指尖一勾,拿著筆就畫了起來,輕柔的沙沙聲反映主人此刻的愉快,而順暢滑動的筆尖也好似呼應一般,沒一會兒就勾勒出美麗的圖像。

           握著筆的人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政府到底為什麼付你薪水啊?」低沉卻不失清朗的聲音自頭頂傳來。

           握筆的人卻漫不在意地補上最後一撇,才抬起頭,彎起的嘴角和眼眸滿是笑意。

           「因為我很優秀啊,Peter。」

           「是嗎?」Peter看著眼前那張俊秀的臉龐,抬起眉毛,給了個不置可否的笑容,「優秀到上班時間還可以畫畫?」

           然後他微微傾身,一把將抓上的紙轉了半圈,卻發現有轉跟沒有轉一樣,因為除卻中央的大長方型,其餘均是尺寸不一的圓形或橢圓,下面還有七歪八拐的線條,整體看來根本是變型蟲集合體。

           「拜託別告訴我,這是辦公室裡大家的畫像。」

           「喔──」畫者一雙美麗的眼睛轉了又轉,笑容益發燦爛,「你看出來了啊。」

           「拜託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附帶一提,最左邊那個畫成一坨的是Peter你。」末了還給了個俏皮的眨眼。

           Peter可是一點都開心不起來,他把那張圖轉了又轉,只發現無論如何都推敲不出個所以然,終究放棄似地嘆了口氣,揮了揮手裡的文件夾,示意對方跟上。

           「案子有進展?」藍眼男子起身,跳舞一般地繞過桌子。

           「嗯──滿大的進展。」

           「怎麼說?」

           「比你畫的畢卡索進度還多。」Peter一邊說著,一邊踏上階梯。

           「怎麼可能呢──」偏了偏頭,男子把玩著自己的髮梢,「我也有參與這個案子啊,怎麼會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Peter一把推開會議室的門,稍稍側過頭對門邊的Diana示意,然後再看向Neal,「一,今天早上才收到這個消息,二,我非常認真工作,而不是忙著畫畢卡索。」

           「……那是米羅。」

           「快進去……什麼?」Peter一腳才剛踏進去,又猛地轉過頭問道。

           「我剛剛在畫的圖是米羅──」像是在教導永遠講不聽的頑固學生,男子還刻意將尾音拉長,「Peter你這樣不行的,哪天發生藝術品失竊案,你卻搞不懂弄丟的是誰的畫會很糟糕的!」語調和表情認真懇切,只有眼眸中一閃而逝的玩味完全是相反的情緒。

           Peter翻了個白眼,旋即又露出了笑容。

           「不用擔心,你看我不是抓到你了嗎?大畫家Neal Caffrey先生?」聲音不大,卻剛好能讓會議室裡所有人聽得清清楚楚。

           Neal扯了扯嘴角,跟著走了進去。

           站在投影螢幕旁的Diana完全壓抑不住笑聲。

 

           「總之,各位聽好──」Peter站在螢幕旁,朗聲說道。

           Eugene Miller死了」角落傳來驚訝的聲音。

           Neal一如平常地坐在窗台,但那向來悠閒的神態此刻卻完全被驚愕取代,睜大的雙眸和倏地停下的動作述說主人的不可置信。

           「沒錯,」Peter點了點頭,喚回大家的注意,「Eugene Miller的屍體今天早上被發現,地點是港口附近的貨櫃區,雖然法醫還在解剖……但沒意外的話,我們判斷是他殺。」

           「死了也沒什麼不好,」Neal聳了聳肩,輕佻的語調和冷然的眸光相反,卻散發一種危險的氣息,「反正就是個販賣小孩的渾球,死有餘辜嘛。」

           Peter沒說些什麼,僅是凝視著好友,坐在遙遠一端的Neal此刻顯得尖銳,還帶著諷刺,那雙總凝聚著笑意的眼眸蒙上一層冷酷,連勾起的嘴角都有幾分幸災樂禍,一瞬間竟讓他有些陌生。

           在場的其他人也怔愣地望著Neal

           空氣恍若收束,壓迫感勒緊了每一個人的咽喉。

          

           Peter不著痕跡地嘆口氣,他非常清楚Neal突然間的轉變從何而來,那一種混著哀傷的忿恨,被侮蔑掩飾的焦躁,將那雙靈動的眼眸蒙了層灰,抹上名為無力的色調。

           他不希望看到好友這個樣子。

           所以他輕輕放下資料夾,點了點頭,切換到下一張投影片,抿了抿唇鎮定心神,才抬眼掃視全場。

          

           「他死了,沒錯,」聲音清澈而有穿透力,好似特意要讓彼端的人聽見,「但他是我們不多的線索之一,我們本來想靠他追查到Brent Jennings的。」

           「看來這下子是行不通了。」Diana做出結論

           「我想……」Neal漫不經心地彈著資料夾,放低的語調緩和許多,「我們應該查出是誰殺死Eugene Miller,那樣的話我們離真相也不遠了。」

           Peter點點頭,半側過身指著投影螢幕,上頭顯示著案發現場,狹窄的房間內到處都是翻動的痕跡,櫃子被打開,抽屜也都拉了出來,紙張、衣服散落一地,甚至墊毯都被掀了起來,完全可以想像有個人瘋狂尋找什麼的模樣。

           「是要找什麼呢?」黑人探員一邊翻著資料,一邊問道。

           「目前還不清楚,但是鑑識人員在裡面測到海洛因的殘留物──」Peter說明,眼角餘光就瞄到Neal高舉的手。

           「我覺得不是毒品交易的問題──」

           「怎麼說?」

           Brent Jennings是基金會最大贊助人,我想不會有人笨到在選舉前惹毛他,」Neal說道,一邊用資料夾輕拍著腿,「況且,最近也沒有Eugene和哪個幫派因為毒品糾紛的消息──我打聽──我朋友打聽到的!」看到Peter射來一記眼刀Neal趕忙改口

           「即使這樣,還是有可能是因為毒品吧?」Jones接話,認真地看著自己的同事。

           「是不無可能──」Neal偏了偏頭

           「畢竟人為了錢什麼都做得出來,更何況是嗑藥嗑到腦子都不見的人。」Diana一手插腰,聲調裡添了一抹冷然。

           「說到錢──」Neal眼睛轉了轉,想到什麼似地,拿著資料夾用力拍了一下腿,「先前不是說要查這位Miller先生和Jennings先生的帳戶嗎?」

           「沒錯,」Peter打了個響指,將大家的注意力自討論拉回來,「我記得你說過,想要查清楚帳戶這事情,就──

           「看看錢去哪了(follow the money) ,」Neal露出了笑容,純淨而閃耀的笑容,不帶半分嘲諷而是和著戲謔的,「Peter,你學會了。」

           「我一直都是個乖學生。」

           「名師出高徒嘛!」Neal兩手一攤,還附帶一個聳肩。

           「是是是,」Peter揮了揮手,一副不耐的樣子,但勾起的嘴久卻顯露出主人終於鬆了一口氣,「那你這位『名師』要不要告訴我們,你發現了什麼?」

           「我的朋友──我是說,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他說EugeneBrent沒有特別的往來,起碼在道上沒什麼消息……

           「但是?」

           「但是我朋友的朋友的──Neal瞟了一眼Peter簡直能穿人的眼神,「總之我問到的是,Eugene有幾個朋友和親人似乎賺了不少錢,但不知道靠的是什麼。」

           「應該是靠著人頭洗錢吧?」Jones偏過頭,猜測道。

           「我想也是吧──不過,也有風聲說,那個基金會違法的錢都不會經過正當管道,所以直接調閱記錄也很難有什麼收穫。」

           「他們是用現金交易?」Peter皺了皺眉,沒想到最終用的還是這種原始老派的方法。

           「老派是老派──」彷彿讀出好友的心思,Neal笑著揮了揮手,「但也是少數不留痕跡的方法。」

           「但他總不可能在家裡安個超級大的保險箱吧?」

           「這可難說,」Neal聳了聳肩,「錢不一定要放在保險箱啊,像我就有很多──我是說如果我是他,我會趕快把錢花掉,或換成其他東西,總之不要留下來等著被查。」

           Jones,」Peter說道,「查查看Eugene MillerBrent Jennings的金錢流向,看看最近有沒有投資,還有,也調閱一下他們『檯面上』的帳戶,以防萬一。」

           Jones點了點頭。

           Peter正要吩咐Diana事情時,卻瞟到Neal一副深思的表情。  Neal?」Peter喚了一聲,Neal卻像是驚醒般猛然回神。

           「呃?」

           「你有話要說?」

           「呃……Neal皺了漂亮的眉尖,掃視了會議室裡的人,深吸一口氣,才緩緩說道:「我在想,Eugene在這中間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什麼角色?你的意思是……

           「我們一開始討論的點是,Eugene Miller被殺死了吧?」Neal看了Peter一眼,後者點了點頭,「為什麼要殺死他?唯一的可能是他握有對基金會,甚至Brent本人相當不利的證據吧?」

           「繼續。」Peter放下資料夾。

           會議室裡的人莫不仔細聆聽,Neal平穩的聲調與認真的表情此刻攫獲了所有的注意,一雙藍眸好似帶著魔法,波光流轉之間就以好奇心當餌,將人吸了過去。

           「如果用現金交易這件事屬實,Brent Jennings又是個非常小心的人,說不定他在記錄這方面也很老派──

           「你是說他會有手抄的帳本?」Diana飛快地做出結論。

           「或者類似的東西,」Neal偏了偏頭,表情輕鬆許多,卻還是有著思考的樣子,「也可能是印刷檔,但總之應該是調閱記錄也看不到的。」

           Peter沉默了一會兒,指節分明的手輕輕敲打桌面,良久後才出聲。

           「這不無可能……畢竟Eugene身兼基金會經理人和財務管理──

           「想要污錢沒比這更方便的了。」Jones指出。

           「這也可以解釋……

           Diana話還沒說完,Neal就笑著應聲:「他們把Eugene的住處翻得跟戰場一樣是為什麼了。」

           「不過看來也沒翻出什麼。」Jones指出。

           「希望如此,」Peter頓了頓,稍加思索,才果斷下了指令,「Diana,你和Jones繼續追查帳戶,還有去『探訪』一下Brent Jennings,看看能不能套出什麼話。」

           「收到。」JonesDiana齊聲應道。

           「至於Neal……

           「我去打聽關於Eugene Miller的所有事情,尤其牽涉到金錢的。」Neal抬了抬眼,語調轉為輕快。

           「查查基金會的幹部──重要的幹部,能接觸到──

           「能接觸到錢的!我知道,馬上就去。」Neal眨了眨眼,滑下窗台,動作俐落卻不失華麗。

           Peter看著,搖了搖頭,他著實不懂Neal到底如何讓每一個小動作都充滿戲劇效果,好似頭頂上真有舞台燈照著,而在光圈內的人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教人心生嚮往。

           「因為我是Neal Caffrey,全世界最厲害的演員。」彷彿看透好友的心思,Neal走到門邊笑著拋出一句。

           「全世界最厲害的『演員』是吧?這我同意。」Peter也跟著走出門外,「說到演戲,Neal,剛剛──

           「我知道我演得很好──偽造大師第二守則:演起戲來要精準到位,連內心都完全轉換。」Neal給了個不怎麼正經的笑容,一口白牙煞是閃亮。

           「的確演得很好,」Peter也露出微笑,卻在Neal轉身準備走下樓梯時換了表情,「演得太好了,Neal。」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