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Mistake印量調查中:戳此

 

           Mike剛踏上最後一個樓梯平台,就感覺不太對勁。

           因為從上方不遠處,也就是他所住的地方傳來聲音,說話聲和物品移動的聲音,他一個轉彎,就看到房門半掩著,燈也亮著,而且有不少人在走動交談。

           他深吸一口氣,感到一陣緊張,因為他非常確定,出門時房門有好好鎖上,而Trevor迷糊歸迷糊,也從沒哪一次忘記。

           他又踏上了好幾階,在快到之時緩緩伸出手。

           如果不是他多心了,就只能表示屋子遭小偷了,但也不無可能是遭──

 

           ……警察Mike聽見自己的聲音乾裂而虛弱

           但這怪不得他,任何人看到屋子內站了三到四位執法人員,穿著紐約市警的衣服,東翻西找,所有家具都被移動了位置,抽屜與櫥櫃被打開,裡頭的東西不是散落在地上就被隨便一堆,偶爾還會被踩到,心情想必都不會太好。

           「這、這怎麼回事?Mike跨進屋子裡,但眼前幾位都好像沒見到他似的,……不要碰那個!那是我奶奶給的畫!」他在一位刑警打算把牆上的熊貓畫作拆開時大叫

           也因為他出的出聲,警察們才突然注意到他的存在,好似他是憑空冒出來的精靈,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Michael Roos」一位警察走了上前,語調冰冷。

           「我是……怎麼──

           「紐約市警」那位警察拿出證件亮了一下「有人舉報你藏匿和走私毒品

           「什麼」這下子Mike也顧不及形象或禮貌了,整個大叫出來。

           「所以我們要搜查

           「你們不能……Mike話還沒說完,旁邊的警察又將抽屜裡的東西倒了一地。

           正當Mike想跨過客廳,阻止他們對自己的書出手時,裡面傳來一道聲音。

          

           ──找到了

           然後一位警察從Mike的臥室走了出來,手裡抓著一個夾鏈塑膠袋,裡頭是個紙包。

           Mike還沒反應過來,身旁的警察就跨了過去,一把拿過袋子打開來。

           ……讓我看看……」然後再將紙包取出,粗魯地撕掉了膠帶,手指探了進去。

           搓了搓,從指尖落下白色的粉末。

           Mike倏地感覺血色盡失,臉比那粉末還要白。

           Ross先生,我們以持有毒品的罪刑逮捕你。

           「什麼?我沒有……

           「你有權保持沉默,你所說的一切將會成為呈堂供證──

           「但是我沒有……」話都還沒說完,就感覺手被扯過,然後冰冷的金屬感傳來,才發現被上了手銬,「你們幹嘛……

           「帶走」看似組長的警察冷冷地揮了揮手,就讓手下把Mike拖了出去。

           「你們放開我Mike被拖著走下樓梯,腦子一片空白。

 

           他幾乎是被摔進車裡的

           警察們大概很不耐煩,完全沒聽他的辯白,直接把他壓到車子裡,然後兩個人坐在他身側,另外兩個一左一右上了駕駛座與副駕駛座,就發動了引擎和警鈴,很快地,車子就完全未經阻攔奔馳出去。

           「你們聽我說,我不知道……Mike倏地放棄,因為他發現四名警員不是望著窗外就是開車,顯然沒意願聽他說話,方才他也試過很多次了。

           所以他嘆了口氣,感到胸口一緊,眼淚凝聚,只覺得今天不是大限之日就是天要亡他,處處都不順。

           不過傷心歸傷心,他還是飛快地思索起解決方法,抿了抿唇,好似想通般微笑一下,卻又搖了搖頭,深嘆一口氣之後,做出了決定。

           他掏出了口袋裡的手機,在車子停在警局前面時,快速發了封簡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盒子裝牛奶 的頭像
盒子裝牛奶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