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Mistake上下冊印量調查中><:戳此

 

           行經自習室時,Mike的眼光自動避開了坐位席,直直凝視前方,卻不小心和迎面而來的人擦到肩膀。

           Harvey見狀,就輕輕攬過對方,打算讓Mike離自己近一些,避開不必要的碰觸,Mike卻好似被驚了一下,倏地拍開Harvey的手。

           「咦Mike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看Harvey的表情,好似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對不起

           「不會Harvey的語調很溫柔

           因為Mike看上去很鎮靜,但藍眸中不時的慌亂與害怕,還有閃避一切接觸的微小動作,都沒有逃過Harvey的眼睛,看來他還是被剛剛的事情嚇得不輕,只是自己沒查覺。

           所以Harvey僅是一邊注意Mike的反應,一邊走在他身側,適當排開會靠近的來人。

 

 

           車子優雅地行使在紐約市繁忙的街道,彎過一個又一個街口,恍若敏捷的豹子,在叢林裡悠游自得的姿態。

 

           Mike從上車那開始就沒再說話,僅是出神地望著窗外,好似這天天經過的街道瞬間有趣了起來。

           他那雙手一下子放在身子兩側,一下子到腿間,又一下子互相緊絞,甚至舉了一隻到嘴邊小力咬著,修長的手指也是收緊又放開。

 

           焦慮緊張,而且不安。

 

           Harvey時不時望向Mike,但也盡量不讓對方發現,以免驚嚇到他,而在這幾分鐘內的觀察結果就是如此。

           但現下似乎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剛才發生的事可大可小,也不是拍拍胸口就可以從震驚中恢復的。

           所以他決定先讓Mike放鬆一下緊繃的神經,才會沒出聲搭話。

 

           Mike眨了眨眼睛,此刻街景的正飛掠過那雙輕淺的眼眸,卻沒在腦中留下一點殘影,他還在思考方才Jake說的話是怎麼回事。

           到底Trevor跟這整件事有何關係?

           Trevor隱瞞了什麼事情?

           無數的想法竄進腦海又跑出,就是沒有哪一個稍作停留,而他現在痛到快裂開的腦子無法順利運作,只是加深主人的不適。

           Mike緩緩閉上了眼睛。

           在正要陷入無意識之時,Harvey溫和的聲音傳來。

 

           Mike,到了。

 

           Harvey的手搭上肩膀前Mike就已經張開了雙眼,迷茫地望著窗外。

           陰鬱的天空下,他所住的深紅色公寓好似染了層灰色,脆弱不定又憂傷,卻又有些詭譎,多樣的負面色彩聚集擴張,怎麼看都讓人不太舒服。

           Mike卻僅是眨了眨眼,趕跑了剩下的一點睏倦,咬著唇抵抗一下頭疼,就一把推開車門,然後跨出車外,動作迅速俐落。

           Harvey望著那還輕輕顫抖的身子,此刻正勉強自己站穩腳步,卻選擇不出聲。

           Mike深吸了一口氣,讓濕冷的空氣竄進胸腔,感到渾身一冷,卻也清醒不少,他一手搭在車門上,一手抓住背包背帶,彎了下腰,偏著頭,一抹淺笑浮現在嘴角。

           「謝謝你Harvey

           「不會Harvey點點頭

           Mike又給他一個微弱的笑容,直起身就要關上車門,卻又倏地想起什麼似地,又彎下來看向車內,雙眸眨了又眨,表情是混著天真的疑惑。

           「是說Harvey,你本來找我是要做什麼呢?」直白的問句

           Harvey抬了抬眉,在心底輕嘆一口氣,想起稍早時分,他和Donna的對話,但此刻,他卻覺得開口說出來未嘗是件好事。

           所以他緩緩搖了搖頭,勾起嘴角,以最平常不過地聲線回應。

           「下次再說吧

           「呃……好吧Mike愣了一下,卻又感覺鬆了口氣,他抿了抿唇,看向Harvey那雙清淺的眼睛,故做輕快地說道:「那,下次見?

           「下次見Mike

           Mike點點頭,這次一把關上車門,望著車子流暢地滑過街道,消失在轉角處,才轉身踏上階梯。

 

 

           Mike的車子才出了視線,Ray就輕聲問了話。

           「這樣好嗎,老闆?

           Harvey抬了抬眉,心底有些驚訝,因為Ray一直以來都不多話,在音樂相關以外的問題上很少回應,關心也多是化作咖啡或雨傘等沉默的表示,而且他這次並未一如往常以名字稱呼Harvey,代表了他的小心還有疑慮。

           不過Harvey僅是微笑,緩緩點了點頭。

           「現在這樣就好……我怕逼得太緊他會恐慌,畢竟今天『不太一樣』

           「嗯Ray點點頭,一首切下音樂。

           ……謝謝Harvey輕聲說道,往後靠上椅背。

           Ray沒說些什麼,但透過後罩竟可以看到那溫和的笑容。

           爵士樂輕輕流淌,車內滿是舒服悠然的氣氛。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