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裡面一點吧Mike最後說了,聲音如同飄散的煙霧般不清。

           Jake抬了抬眉,沒有動作。

           Mike嘆了口氣,低垂了雙眼,低聲說道:「……裡面一點沒有監視器

           Jake點了點頭,雙眼緊緊盯在Mike身上,確認對方沒有逃跑或其他意圖後,就慢慢站直,一手還緊緊握著對方的手腕,開始往裡面走。

           一路上Mike沒說些什麼,只是低垂著頭,任由生疼的手腕被抓著,沉重的腳步刮在地毯上,發出沙沙的聲音,過了不知多久,他稍稍偏過頭,看了書架一眼,低聲開口。

           ……這裡就可以了」聲音很輕

           「喔,不用再裡面一點嗎?Jake轉過頭來

           「角落也有一台監視器

           「了解Jake點點頭,停下腳步,一把將Mike往牆上推。

           ……等一下Mike伸手碰了碰對方,然後迎上疑惑又危險的眼神,「可以到書架中間嗎

           「我都不知道你有在書架中間做的特殊興趣

           Mike看著那笑得燦爛親切的臉,只感到一陣噁心。

           「我沒有,只是因為窗台邊很冷。

           「喔──Jake拉長了聲音,在Mike反應過來前一把拉過,把Mike摔到書架上,自己也壓了上來。

           「唔……Mike在對方把頭埋到頸子的時候皺起眉頭,噁心感從胃部湧上,讓他慌忙咬住自己的舌頭,手用力一推。

           Jake被推得遲疑了一會兒,卻沒有停下動作,一手圈住Mike的腰,一手放到書架上,限制對方行動範圍,然後張口就要咬上眼前的肩膀,腹部就被用力一推。

           「幹嘛」好事被打斷的表情很難看

           ……這裡」因為身高的關係Mike總感覺自己被籠罩在陰影下,「這裡是圖書館

           「所以呢Jake的聲音出滿不耐,放在Mike臉旁邊的手握起拳頭。

           「你不怕被看見

           「你不是說沒有監視器

           「但總會有人走來走去……Mike抬起雙眼,清澈的瞳眸閃過光芒,「如果你被看到強行侵犯我,你就有麻煩了,性侵和作弊,哪一個比較嚴重,我想你應該知道吧?

           Jake先是呆愣了一會兒,而後突然笑了起來,笑得連肩膀都顫抖,Mike卻只是冷冷地望著他。

           「你比Trevor說的還清純

           Trevor

           「你覺得,我們會是第一個躲在圖書館裡做愛的人嗎?Jake笑著說道,好似這是天大的蠢問題。

           Mike實在很想提醒對方,這根本不是什麼「做愛」,而是該死的「侵害」,不過他放任對方繼續自我演出。

           「如果有人經過,頂多只是嚇一跳吧?Jake聳了聳肩,嘴唇又回到Mike的耳邊,「跟你那個作弊相比,根本微不足道,當然重點是沒人會相信……不過你試圖逃脫這一點,也很可愛啦。

           Mike在聽到對方說出「可愛」的瞬間,渾身泛起厭惡,更遑論那隻在他胸前亂摸的手,簡直讓他幾欲嘔吐。

           於是他開始掙扎起來,一手推開對方,一手重擊搭在他臉側的手臂,連腳都勾了起來,但對方顯然有所感覺,閃了個身子避開Mike的腳,一手抓住攻擊的手腕,然後用以全身重量壓制。

           Mike被壓得喘不過氣,卻沒有放氣的打算,他一手重捶了Jake的肩膀,趁對方吃痛一聲又從頸子掐了下去。

           Jake嚇了一跳,直覺就是閃避,卻還是在頸子上被留下抓痕,他更用力抓住Mike的手,退開了一點距離,把另一隻手也抓牢,粗喘著氣。

           「你不想要獎學金了嗎

           「去你的獎學金Mike大叫一聲,腳提起來就是一踹。

           Jake的下腹部被踢中,痛得哀嚎一聲,放開Mike的右手手腕好撫摸痛處,Mike抓準時機要把另一手甩開,肚子卻被狠狠打了一拳,他一瞬間連呼吸不不順,嗆咳了起來。

           「咳、咳……放開我!

           Fuck!搞得這麼麻煩!

           Jake一邊咒罵,一邊就將Mike的手拐了個角度,也沒管對方痛得眼淚都掉出來了,就把嘴唇壓了上去。

           唇上傳來觸感的瞬間Mike一驚,卻又逃脫不開,只得雙腳一陣亂蹬,空出的手死命捶打對方,想闔上嘴巴又無法,在呼吸與窒息之間,空出的手往下伸,在一整排的書間摸索著。

           他記得非常清楚,這附近有一本莎士比亞作品全集,後達十公分的精裝巨書,砸下去不腦震盪大概有些困難,於是他緩緩抽出書本,對方正好在此時放過他的嘴巴,讓他可以呼吸說話。

           「放開、我……」然後肚子又被打了一下

           Mike壓抑下嘔吐感,慢慢地把書本放到腰側,雖然他不喜歡血腥場面,但這是不得已的情況,況且Jake已經拉開他的衣服了──

           「放開我、不然……

           「想太多了Trevor答應我的……

           ……什麼

           Mike一驚,停下了動作,忙著思考對方話語內的意思,就感覺一隻手滑進衣服內,讓他直覺就閃避,對方卻打算再攻擊他的肚子,Mike下意識地瞇起雙眼──

 

           一片靜默。

 

           Mike微微睜開雙眼,看見Jake正驚訝地轉頭,他的肩膀上搭著一隻手,而手的主人正面色嚴峻地望著他們。

           Harvey……Mike一瞬間失卻了所有氣力,鬆了一口氣。

           「放開他Harvey的聲音很冷,卻帶有不容質疑的語調。

           「你誰……Jake整個轉過身面對來人,也不管被放開的Mike就這麼跌坐到地上。

           「你不用管我是誰,現在馬上給我滾。Harvey的語氣很平穩,手還插在西裝口袋裡,一派優雅,淡褐色雙眸卻露出怒意。

           那種怒意是沉藏的,被平靜的表面掩蓋,卻還是有懾人的氣勢,好似無波的海面下,總是有洶湧的泫渦,就等著無心者自投羅網。

           Jake顯然不知道在看哪裡,向前踏了一步。

           「我跟他在這裡做愛干你什麼事……」音量愈來愈大,卻愈來愈空洞,還帶著明顯的恐懼。

           因為Harvey稍稍往前踏了一步,小小的一步。

           「人身攻擊、性侵害未遂、威脅、誹謗……這足夠你坐牢坐到下輩子Harvey輕聲說著,漂亮的薄唇輕輕勾起,「但如果你現在就滾,永遠別再出現,我可以考慮放過你。

           「你……

           「我叫你滾,沒讓你考慮,Harvey稍稍傾身,卻把Jake嚇得往後踉蹌好幾步,「這是命令,不是選項,現在就滾。

           Jake回頭看了看Mike,又看了看Harvey

           此刻,Harvey那雙眼眸透著脅迫,又帶著戲謔,所有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空氣凝重得仿若薛西弗斯[1]壓在肩上的巨石,才剛擺脫的瞬間又壓回身上,無盡的恐懼化作疲憊,讓人心生絕望。

           Jake囁嚅了聽不懂的字句,往後退了幾步,慌忙往走廊跑去,途中還多次跌倒撞到書架,卻都不敢停下腳步。

           直到那凌亂的腳步聲和咒罵聲消失在遠處,Harvey才將注意力轉回眼前坐在地上的Mike

           MikeHarvey輕聲喚道,同樣穩重卻是溫柔的聲音,他緩緩蹲下身,雙眸凝視著Mike低垂的頭。

           Mike沒有應聲,僅是抬頭看向Harvey

           那雙褐色眼眸有一如往常的智慧和冷靜,更多的卻是在意與關心,讓Mike感到心頭一暖,癱軟的四肢又恢復了些許氣力。

           於是他將手遞了出去,湛藍雙眸眨了又眨。

           Harvey起初有些驚訝,不過還是笑著握住Mike的手,讓對方攀上自己的肩膀,然後再扶著那細瘦的腰,幫Mike站起身。

           Mike站定後,先是拍了拍衣服褲子,用手背狠狠抹了嘴唇,還環抱著雙臂一陣摩擦,好似感到陣陣寒意,最後才撥攏了頭髮,然後露出淺笑,凝視著Harvey

           ……謝謝」清亮的道謝Mike的臉頰卻泛起淡紅色。

           「不會Harvey點了點頭

           兩人就這麼互相凝望了好一陣子,直到Harvey緩緩開口。

           「那傢伙是

           ……我不認識Mike低聲說道「他本來想跟我要考試答案的

           「嗯Harvey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以後要小心點,如果我沒出現,你打算怎麼辦?

           Mike聳了聳肩,慘然一笑,然後比了比攤在地上的磚頭書。

           Harvey看著Mike無辜的眨眼,不禁啞然失笑。

           ……就那樣

           「我能拿到的就只有那麼多Mike回嘴,卻沒有生氣的意思,「不過沒差,我知道你會來。

           「你知道Harvey挑了挑眉,語氣滿是興趣。

           「嗯Mike點了點頭,一副理所當然,「你不是傳簡訊給我了嗎『在上次的地方等我』。所以我才……想辦法把那傢伙拐到這裡,本來是在外面一點的。

           能在慌亂中維持這種心思真不容易Harvey想著,看來Mike比他現在所了解的又更聰明了──他愈來愈滿意了,不過他目前只感謝這孩子還好好的。

           Harvey

           「走吧,你還有要借的書嗎?Harvey上揚的語氣說明了他早已知道答案

           「沒有Mike搖搖頭,本來想借書的好心情早就消失無蹤了。

           「那我載你回去吧

           「嗯」難得地Mike沒有反駁,只是安靜地跟上。



[1] Sysiphus希臘神話中被處罰的國王需要永無止境地搬運巨石上山頂到的時候巨石又會滾落山腳需要全部重來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