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vey站在窗邊,一手端著剛泡好的咖啡,一手把玩著某個簽名球,看上去好似深深思索,又仿若走了心神。

           Donna捧著一疊資料走進來的時候,正巧看見她的老闆將咖啡湊到嘴邊,午間的陽光灑落在平靜的側臉上,讓那雙淺褐瞳眸仿若發著微光,而優美的嘴唇一如往常,噙著若隱若現的微笑。

           縱使Harvey的表現與平日並無異處,Donna還是看出來了對方的心情稱不上好,所以她一把放下資料,大步跨到Harvey身側。

           Harvey瞅了Donna一眼,就繼續望著窗外,連頭也未稍偏過。

           Donna只是笑了一下,一雙明眸眨了又眨,語調輕快地道「有人心情不好唷

           對於Donna的提問,Harvey僅是抬了抬眉。

           「喔──Donna一手輕點下巴,眼睛轉了又轉,出口的聲音又輕盈了幾分,「更正,是超級不好,因為他竟然沒有反駁我耶。

           Harvey又看了Donna一眼,隨手把咖啡放到窗台上,發出輕輕「喀」的一聲Donna立刻就睜大雙眼,做出誇張的嘴型,還把手放到胸前,頗是驚愕的樣子。

           「喔我的天啊,他心情不好到了極點,我看應該趕快疏散整座大樓──

           DonnaHarvey終於出聲,只是語調很平淡。

           Donna倏地停下所有動作,睜大的雙眸望著Harvey好一會兒,仿若玩著一二三木頭人般沒一點聲音,連呼吸都緊憋著,只有一雙大眼閃著光芒。

           DonnaHarvey又喚了一聲,還轉過身面對自己的秘書。

           Donna打量了一下兩手插在口袋裡的Harvey,雙眸眨了又眨,看對方表情沒變半分,才旋即笑了開來,一手扠著腰,一手放在窗台上,斜站的姿勢讓那完美的曲線更是明顯。

           「怎麼啦Donna的聲音裡有一種奇怪的興奮

           「沒有Harvey倏地很後悔轉過來

           「喔?沒有嗎?Donna嘴巴歪了一下,眼睛也朝天花板翻了翻,「好吧,那我走了。

           話才一說完,就以跳芭蕾的姿勢轉身,大步跨著往門口走去。

           DonnaHarvey出聲,依舊是平靜的聲音。

           Donna沒有理會,繼續向前走,還伸手撥了一下搖曳的波浪紅髮,在快靠近門邊時,Harvey又開口了,這一次還和著無奈的嘆息聲。

           Donna,拜託?

           Donna一手搭上門,卻沒有再度往外跨,只是揚起了對方看不見的笑容,背對著說道「我要先聽到我喜歡的那四個字

           Donna……Harvey此刻已經整個然轉了過來,看著自家秘書的背影又要離去,只得嘆了口氣說道……Donna,你是對的。

           「還有呢

           ……我需要你

           Donna馬上一個轉身,快到Harvey感覺那頭秀髮可以掃起一陣風,然後小碎步地跑了過來。

           Harvey看著自家秘書,眼裡滿是不可置信,Donna腳下踏的可是五公分的細高跟鞋啊

           「老娘我有訓練過Donna咧出漂亮的笑容,跟粗魯的話語形成強烈對比。

           而有鑑於過往經驗,Harvey決定不要在這一點上發表任何一點意見,畢竟用「老娘」當主詞代表Donna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而且還有雙五公分的高跟鞋幫她增添火力。

           所已他只是靜靜地凝視著Donna,等對方稍微冷靜些。

           只可惜根本沒這個可能。

           「快說Harvey什麼事情Donna一面說著,一面將雙手交疊到胸前。

           「我突然覺得有點後悔……

           「計劃進展得不順嗎

           「嗯Harvey點了點頭「你也了解George,要他妥協……

           「我說的不是紅茶公司的併購案

           「那不然是什麼呢Harvey偏過頭,勾起嘴角,眼抵閃過一絲光芒。

           「你說呢?大律師?Donna也學他偏過頭,勾著笑,雙眸眨了又眨。

           Harvey本來想就這麼放下這件事,先稍稍思考一下怎麼處理,畢竟無論多棘手的難題,他也這麼解決習慣了,思考、選擇、決定就是他一貫的生存法則,而事實證明成效頗佳。

           不過,這一次他有些不確定。

           這種感覺很新鮮,面對一個捉摸不定的人,好似解著一道最詭譎的謎題,又好似身處一個尋寶遊戲,在好不容易得到了答案之後,這個答案又引導他前往下一個問題,或許在打開最後一扇窗的瞬間,會看到陽光灑落的瑩瑩海面,但也有可能僅是堵斑駁的牆面。

           這種不確定帶來的刺激感正巧符合他熱愛挑戰的天性,而對於挑戰,Harvey未曾懼怕,反而享受其中樂趣,但前提是,大多時後他總握著主導權,可以游刃有餘地走過每一個岔口往前進。

           然而,這一次,如此難得地,他感到自己困在一個近乎絕境的地方,看似有線索,卻無法真正地運用,只能停在原地,雙眸盯著前方,卻只看到一片黑暗。

           Donna看著Harvey平靜的表情,輕輕嘆了口氣,她很清楚,自家老闆情緒變化不大,一直都自我控制極佳,但當那抹噙在嘴邊的笑容消失時,就表示事態發展不甚樂觀了。

           她輕碰了碰Harvey的手肘,示意對方往沙發走去,然後兩個人就並肩坐了下來。

           「到底是怎麼樣不順利

           「說實在的,我不知道。Harvey看了Donna一眼,放鬆身子往椅背一靠。

           「不知道Donna翹起一雙修長的腿,側坐著,一手撐著臉頰。

           「我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Harvey轉頭凝視著對方說道

           「這可奇怪了Donna搖了搖頭「紐約市大情聖Harvey Specter這回竟然碰了礁啊

           「感謝你的稱讚Donna,結婚七年後還把我當情聖,你的容忍力真是不比一般。Harvey笑著說道,眉眼間放鬆了些。

           「跟Harvey Specter結婚就已經需要很大的容忍力了Donna一眼眨了眨,還聳了聳肩,「好啦,回歸正題,你仔細想想看,到底是哪理有問題?

           「在我看來,還真是一點問題都沒有。Harvey抬了抬眼

           「這就是最大的問題Donna毫不留情地回嘴,又旋即露出疑惑的表情,雙眼定定凝視對方,「不過說也奇怪,都快一個月了,你竟然還沒把他壓到床上,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都已經快一個月了,他還沒主動躺到我床上,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呢。Harvey語氣平淡地回答,連眼神都有些冷。

           Donna抬了抬眼,一副鄙夷的表情,然後又皺起眉頭,表情說有多認真,就有多認真。

           「說實在的Harvey,你是不是對人家做了什麼事?嚇得他看到你就不開心?

           「妳怎麼總愛認定做了『什麼事』啊

           「因為你是個混帳,他是個清純的大學生。」理所當然的語氣

           Harvey白了自家秘書一眼,用冷然的語氣說道「清不清純我不知道,但我保證我沒做任何事,」然後他舉起一隻手阻止Donna的反駁Donna,你很了解我,我還是很有原則的,強迫或灌醉他這種事我做不來。

           「這我還不知道嗎Donna笑道,伸手戳了戳對方,看到那張臉皺了起來,卻帶著笑意,才又開口說話,「那我們來想想比較有可能的阻礙好了……他有正在交往的人嗎

           「沒有,這我很肯定……還有別問我怎麼知道的,我是Harvey,我就是知道。」最後兩句念得特別用力,卻惹得Donna戲謔的表情。

           「那……他有喜歡的人嗎

           「沒聽他提起,但我想應該是沒有。

           「唔……Donna眨了眨眼,漂亮的指尖點著下巴,深色瞳眸轉了轉,最後像突然想到什麼,談了個響指,「如果不是他本身的問題,那問題就來自外界……

           「你是指情敵Harvey的聲音充滿不可置信,他壓根兒不覺得有誰足以當他的情敵。

           「不不不,戀愛沒有什麼基準,別以為你可以勾引到餐廳服務生,就沒人勾引得到咖啡師,Donna的眼神和語氣都異常認真嚴肅「仔細想想看,你有沒有聽他提起誰,或你自己碰見誰也對他有意思的?

           Harvey直覺就是沒有,但卻倏地有道奇妙的聲音傾擊耳膜,似乎在提醒他什麼事,他的腦海浮現一抹身影,那個人笑起來燦爛宛如陽光,一身考究的西裝,還有一雙比海洋還深邃的眼眸。

           喔,還有一頂花俏的帽子。

           「我不確定……

           「誰誰誰?形容一下!帥嗎?幽默嗎?Donna湊了過來,語氣怎麼聽都過度興奮了些。

           Harvey選擇忽視Donna那亮起來的雙眼,依舊冷靜地回答「帥?我不知道怎麼樣叫帥。

           「嗯……不然你形容一下好了,像是衣服啦、鞋子啦,都可以。

           「嗯……Harvey皺了皺眉,一瞬間覺得有些奇怪,他大白天放著工作不管,讓Donna幫他做戀愛諮詢,不過他還是想了一會兒,緩緩地開口「西裝很講究,深色但是有反光,我想應該是Devore……

           Devore?那個好萊塢的服裝設計師?

           「嗯……Harvey點了點頭「非常修飾腰身,很貼身的設計。

           「喔……他很花俏

           「沒錯,還有一頂帽子呢。Harvey這才覺得奇怪,因為他剛描述得一身打扮根本就很少見,一般人不會展現自我到這種地步。

           Donna點了點頭,棕色大眼閃過光芒,低聲說道「一個帥哥,穿著貼身的名設計師西裝,還有一頂帽子,假設他有點放蕩不羈好了,這簡直在形容一個、一個……雅痞

           「雅痞,高檔的那種。

           「看來你這次的對手實力不凡啊Donna的表情和話語完相反,一點同情和難過都沒有。

           Harvey根本沒奢望會從自家秘書那裡得到可憐,他也不想要,況且這還不是他們現在的重點。

           「所以我們要怎麼辦Harvey看著自家秘書,笑意漸深。

           「不是『我們』要怎麼辦,是『你』要怎麼辦Donna比了比Harveu的鼻尖「既然對手和你這麼像,我們就換個方法吧。

           「換方法

           「嗯哼Donna重重點了點頭,眼眸裡滿是認真,「你的對手想必跟你一樣……很會調情,所以我們得弄點不一樣的,既然你對那孩子這麼動心。

           「動心?我?Harvey抬了抬眼,連語調都升高。

           「喔Harvey,別說什麼『我不在乎』這種話,你要是真的不動心,你會在這裡跟我討論嗎?如果你只是想跟他上床,那你根本不會耗費這麼多時間,Donna偏了偏頭,眼裡滿是興味,「憑你,不是成功了就是早換一個了,這是我第一次看你這麼有耐心,你要的……不只是上床而已吧

           Harvey沒有應聲,只是稍稍垂下眼,不動聲色地深呼吸幾次,綿長的吐息讓他更冷靜了些。

           他想要什麼?

           他想從Mike身上得到什麼?

           說實在的,他從未問過自己,在見到Mike的那一刻起,時光過得飛快,許多細節都已經消失,更遑論微小的心理活動。他眼中所見到的,就是那雙湛藍的眼眸,漂亮的雙唇,纖瘦的身子,朗誦詩句的聲音,還有美麗的笑容,一切的一切都恍若讓他見到亞德里亞海畔,泛著金色的威尼斯,一個水做的溫柔城市。

           他希望這份溫柔可以永遠保留。

           他希望在晨光中看見那雙瑩瑩眼眸,他希望在暮色下親吻那雙柔軟的嘴唇,他希望在嘈雜的人群中握著那修長的手指,更希望在夜幕低垂之時,聽著那清脆的聲音說著靈巧的答辯,聰穎與知識化作語言緩緩流洩,然後再一次朗誦亙古以來最美麗的詩句。

           那夜裡情人的呼喚是多麼甜美,好似最柔和的音樂一般;然而愛情,太快或者太慢,到頭來一樣遲緩,所以要適中地相愛。[1]

     不快不慢,認真卻專注的愛情嗎?

           他還沒有試過,但或許試試也無妨?

           或許結局會出乎意料地好呢。

           思及此,Harvey勾起了笑容。

          

           Donna一手依舊撐著下巴,一手卻輕捲著頭髮,瞇著眼望著眼前的人,這位她相識多年,也共事已久的人。

           她從未在他臉見上見過這種表情,堅定而溫柔,恍若穩固的山又好似輕柔的浪,此刻所有不易見的情緒都凝聚在那雙褐色瞳眸和紅潤薄唇,多麼美麗的一瞬間,那種能為愛情與所愛之人著迷的姿態。

           於是她笑開了臉,輕輕拍了拍對方肩膀,只見那雙眼眸定定地凝視。

           「既然決定了,就動作快一點吧,愛情從不等人的Donna一面說著,一面站起身。

           Harvey沒有說話,只是也跟著站起身,隨手調整了領帶,拉了拉背心的下襬。

           「去吧Donna語調輕快,一掌拍在Harvey肩上,「祝你成功──這樣我才有加薪的可能。

           Harvey皺了皺眉,不敢相信地看著Donna的眨眼,然後走回辦公桌後,拿起外套,「你哪天要是不提加薪,我說不定還會考慮。

           「真是忘恩負義Donna跟在Harvey身後走出門,輕笑著說。

           「天大的不實指控Harvey搖了搖頭,就往電梯走去。

           「記得換個方法──直接一點──Donna對著Harvey的身影朗聲說著,也不管惹來旁邊奇怪的眼神。

           Harvey一腳踏進電梯門,勾了嘴角。

           直接一點嗎?他從未考慮過。

           不過,應該有一試的價值。



[1] 取自莎士比亞《羅密歐與茱麗葉》Act II, Scene ii, 165以及Act II, Scene iv, 14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