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好幾日,在一個清爽的星期天早上,他和Sam調了班所以有空去看奶奶,才剛踏出療養院的門,就感覺到冰冷的水珠滴落臉頰。

           「下雨了……」Mike皺了皺眉,嘖了一聲,翻找著背包,如同預期,並沒有雨傘。

           他又抬頭看了看天空,細密的雨絲落下,不一會兒就淋濕了伸出的手掌,他嘆了口氣,思索一下,低著頭就往雨裡一衝。

           然後就一頭撞上了什麼,剛要抬頭,就感覺上方的光線被遮蔽,雨也沒再落到身上。

           所以他抬起頭,一張笑得極燦爛的俊臉就在眼前。

          

           「嗨,Mike……」Neal一手撐著傘,一手打著招呼。

           Neal……」Mike看著那張笑臉,先是呆愣了一會兒,然後朝對方身後看了看,用氣音問道:「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任務嗎?」

           「喔、對啊!」Neal笑著回答,然後攬過Mike的肩膀轉了半圈,輕輕示意對方向前走,「重要得不得了的任務。」

           「什麼?」Mike的表情一變,緊張地東張西望,「那我在這裡可以嗎?不會妨礙……」他依舊是用氣音說話,但在抬眼看到Neal戲謔的表情後猛地收了口,「Neal……?」

           「我重要得不得了的任務呢,就、是──」Neal一隻手揮了出去,恍若舞台劇演員般誇張,「來接我可愛的弟、弟!Ta-Da!」

           Mike一瞬間差點氣結,他轉頭看向Neal的動作,張大嘴巴,藍眼眸裡滿是不可置信,正要開口說些什麼,就發現對方那戲謔的神采,立刻搖了搖頭,因為無論說什麼都定是一點用都沒有。

           「你那一天……」

           「哪一天?」Neal的手緊緊攬著Mike,步伐輕快。

           「你出現在店裡的那一天──」

           「讓我想想啊,是哪一天呢……」Neal凝視著自家弟弟,皺起眉頭好似真的在努力思考,「奇怪了,竟然想不起來……嗯……」

           「別裝了!想不起來的話讓我提醒你!」Mike一手插腰,一手推了推對方的腰,「就是你和Harvey都想拐我上床的那一天!」

           「喔!那一天啊──」Neal拉長了尾音,藍色眼眸轉向別處,「我記得他出價是五十,比我還低,真是不識貨,我弟弟可是很多人追的呢……」最後還刻意「嘖」了幾聲。

           「我覺得是你先挑起賭局的……」Mike看著兄長的表情,冷冷地說道。

           「唉呀,你怎麼這樣說哥哥呢?我好傷心呢。」宛若花腔的語調,Neal的臉上可是完全沒有難過的樣子,還一把將Mike攬近了些,以防傘緣落下的雨滴弄濕他的肩膀。

           「你是很開心吧……」Mike皺著眉頭望向兄長,語氣裡卻蘊含笑意。

           「當然啦,能跟Mike共撐一把傘最開心了!」Neal說著,就湊過來吻了弟弟的額際,也不管路上驚訝的目光。

           「你又用那種會招來誤會的話……」Mike用肘推了推對方,勾起了微笑,「不過說真的,你那天來應該不只是要喝漂浮冰咖啡吧?」

           「那只是一半的原因啦!」Neal笑著說,腳尖輕輕踢濺起水花,「比較重要的原因是,我想看看追求我弟的人長什麼樣子。」

           「追求……」Mike本想反駁卻一時語塞,連個句子都沒吐出來。

           Neal望著Mike呆愣的樣子,不禁露出笑容,搭在對方肩上的手戳了戳那柔軟的臉頰。

           「對啊,看看是不是個嘴歪眼斜的……」

           「嘴歪……」

           「就算嘴歪眼斜,如果心地善良那倒也還好……」Neal的手輕點著Mike的肩膀,稍稍使力示意他轉彎。

           「不對吧、哥……」

           「如果向Trevor那樣嘴歪眼斜又心術不正就糟糕……」

           「哥!」Mike突然大叫一聲停了腳步。

           Neal似乎被嚇了一跳,也跟著停了下來,轉頭看向弟弟,柔聲問道:「怎麼啦?」

           Mike低垂著頭,湛藍的雙眸左瞟右看,雙唇顫抖著囁嚅出破碎的字句。

           「……在交往。」聲音小得幾乎連自己都聽不見。

           「什麼?」Neal稍稍傾身,深藍眼眸注視著對方的,語調好不溫柔。

           Mike一瞬間有些緊張,他深吸一口氣,嘴唇抿了又抿,打算將正在與Trevor交往的事說出口,卻不知怎地好似失去了聲音,好半天都沒有半個字出現,他皺起了眉尖,臉色有些蒼白,雙手緊握到身子都顫抖。

           發現弟弟的異樣,Neal頗是擔心,他緩緩移步到Mike眼前,搭在肩上的輕撫上對方的頸子,在那雙湛藍眼眸慢慢聚焦後,才將額頭抵上對方的,露出溫柔的笑容說道:「怎麼了?跟哥哥說啊。」

           「我……」Mike皺緊了眉梢,望著兄長那充滿關愛的雙眸,卻不確定該不該開口。

           他發現自己完全不清楚是否該講出這段關係,明明交往並非見不得人的事,也沒有什麼不該做的,他前幾任交往對象Neal都很清楚,甚至連過程,他都會向像兄長述說,但就這一次,只有這一次,他不知怎地就是開不了口。

           好似心中有股不確定感,還有害怕,讓他一瞬間手腳冰冷,連思考都停滯。

           Trevor交往是可以的嗎?是他所希望的嗎?

           他從未仔細思考過這樣的問題,而整個關係就巨大地改變了,在這停下來的短暫時刻裡,他不禁感到一陣恐慌。

           所以他摀住嘴巴,眼角一緊。

           Neal看著弟弟逐漸蒼白的臉色,感到擔心卻又不知道怎麼回事,只得輕嘆口氣,站直身子,把Mike攬近懷裡,輕輕拍著對方的背。

           「沒事、沒事……」

           「哥哥……」Mike眨了眨眼,感覺到溫暖的安撫,不禁稍稍平靜了些。

           「如果你不願意說,我不勉強,」Neal一邊說著,一邊讓Mike站直,一手撫上對方臉頰,深藍眼眸深深凝望,「但是有什麼害怕或想談談的事,哥哥我隨時都願意聽。」

           「哥……」Mike偏過頭,聲音聽上去有些顫抖。

           「畢竟哥哥我沒有什麼用嘛,和可愛得弟弟談心這點還做得到啦!」Neal恢復輕快的語調,揉了揉那一頭金棕髮絲。

           「哥──你又這樣說了,」Mike露出淡淡的笑容,一瞬間覺得似乎沒什麼好緊張的,於是他深吸一口氣,輕輕地說了:「我和Trevor在交往。」

           他聽見了自己的聲音。

           好平緩、好空洞、好淡然。

           好似出神地念著課本上的字句,僅是將音節斷句依造既定文字吐出,念完的瞬間就全忘記了,連一絲絲印象都沒有。

           然後他低下頭,一手緊揪著Neal的衣服,一手抓皺了身上外套的下襬。

           Neal先是驚訝地倒抽一口氣,然後一手從外套裡拿出手機,滑開螢幕就開始飛速輕點,看上去應該是在打字。

           Mike抬頭望了自家兄長的動作,滿臉疑惑。

           「你在做什麼?」

           「我要打電話給Harvey,問他在搞什麼鬼?」Neal一邊說著,一邊將手機放到耳邊,「……竟然把我弟弟輸給那種人?」

           「不行!不行、哥哥──」Mike伸手就想拿過電話,卻被Neal靈巧地避開。

           「那不然你自己跟他說,你有交往對象了,所以拜託他別再來騷擾你?」Neal把手機螢幕轉向Mike,上面切切實實就是Harvey的號碼。

           「不行、我沒辦法……」

 

           「喂,您好,我是Harvey Specter。」

           Harvey穩重的聲音自按了免提的手機中傳出,在雨中格外清晰。

 

           Mike倏地身子一緊,咬著唇猛搖頭。

           Neal就眨了眨眼,打算把手機放回自己耳邊。

           「不要說、Neal!不要!」Mike用著最小聲的氣音喊到,也沒發現自己對兄長的稱呼改變了。

           「您好?」Harvey充滿疑問的語調。

           「不要、哥……我拜託你、拜託你不要告訴他──」Mike雙手緊抓背包袋子,緊張的臉頰泛紅,清淺的眸子透著水光。

           Neal皺了眉梢,心疼地嘆了口氣,將手機放下,不久後就只聽得見單調的嘟嘟聲。

           Mike鬆了一口氣,眼神滿是疲憊,身子慢慢自僵硬恢復。

           Neal摸了摸自家弟弟的臉頰,聽到一段細小的嗚咽,就把人整個摟進懷裡,輕輕拍著對方的背,還摸了摸頸子,語調充滿歉意與不捨。

           「對不起,Mike,是哥哥太心急了……」

           「嗯……」柔軟的啜泣聲,即使他不明白自己哭的原因。

           「我只是希望你想想,你真的希望有這段關係嗎?在哥哥我看來,你並不開心啊……」Neal吻了吻Mike的額際,語調又更溫柔了,「而且你連說都說不出口,你根本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吧?」

           「可是──」Mike的聲音有些岔氣,「我已經……」

           他突然想起交往開始的那一天,或許說是那一吻更恰當些,那生硬的觸感和緊繃的身子,對於吻本身的記憶卻不多,反倒是那片天空的顏色還清楚地烙在心上。

           Mike,我知道你覺得你已經在和Trevor交往了,但我還是希望你弄清楚,你是不是真的想要這段關係,好嗎?」感覺懷中的身子逐漸僵硬,Neal決定別再逼迫,還輕吻了弟弟的額頭。

           Mike沉默地點點頭,整個人靠在溫暖的懷裡。

           就這麼過了好一陣子,Neal感覺Mike已經不再顫抖,但是手卻開始因為天氣而發冷,就握了對方的手腕,拉著他往前走。

           在到停車場之前,兩個人都未多說一句。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