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把桌子擦過一遍,檢查都沒有灰塵髒汙後,才慢慢走回櫃台,稍微看了一下正在煮的咖啡機,然後拖著掃把走到裡面去。

           今天剛開始只有他和Jenny當班,所以事情格外多,不僅要弄好飲料點心,還得整理環境,從進來之後他還機會沒停下來歇會兒,繃緊的手臂傳來一陣痠痛。

           不過,再劇烈的痠痛都比不上內心的失落。

           Trevor今天「又」沒有來當班了。

           Mike別無選擇只得用「又」來形容,因為Trevor前幾天也沒有和他一起來打工,他問過店主怎麼回事,對方僅是淡淡地回答:他和Sam調班了。Mike實在很不解,好端端的為何需要調班,這在學期中並非如此容易,總會影響到上課,除非Trevor壓根兒不在意成績。

           或許Trevor不在意的根本不是成績,Mike想著,嘆了口氣。

           這幾天,Trevor的手機不是語音就是久未接通,Mike本來想趁上同一堂課時問個清楚,卻總見不著對方,因為Trevor連課都翹了好幾堂,看上去根本放棄出席率了。

           深深嘆了一口氣,Mike靠上冰箱門,額頭貼著冰冷的牆面。

           他實在想不透,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或者他又無意間做了什麼,還是對方有什麼瞞著他──依照經驗來說可能性頗高──弄得現在他們形同陌生人,還是寒暄都談不上幾句的陌生人。

           又或許狀況並非如此糟糕?Mike不禁懷著希望如此想著。

           畢竟他們見面的時間即使不多,Trevor也總是避免和他接觸的機會,但當真有無法錯開的時候,也沒哪一次看上去橫眉豎目,或者恨氣沖心,至多是有些緊張,還會不時露出奇妙的笑容,眼睛瞟來瞟去。

           就當作是剛開始交往的尷尬吧。

           或許那傢伙也會害羞──

           「天啊我在想什麼,Trevor Evans啥時對我害羞過了?他的手能檢點一些不要亂摸我就趕天謝地了,不對,他不在這裡啊,我在自言自語──」

 

           Mike!有人點你──」

 

           Mike正要開始怨嘆自己好似垂死的詩人或病榻的老人,一個清亮的聲音就將他拉回現實。

 

           Jenny?什麼?」他直覺就朝外頭大喊一聲。

           「有人點你──」帶著笑意的語氣。

 

           Mike嘆了口氣,把東西都放好,然後緩緩站直身子,他懷疑全咖啡店得工生都開始把他當成男公關看待了,因為他已經不只一次,說不定不下幾十次,要求他們別用這種惹人誤會的說法,而效果──

 

           MikeMike──有人點──你──」Sam笑到岔氣的聲音。

 

           Mike鼓起嘴巴「噗呼」了一聲,拖了腳步走到吧檯去。

 

 

           Mike!你來了!」Jenny轉過身,笑容燦爛。

           「快點快點!那位先生等很久了!」Sam一邊說著,一邊努力控制歪掉的嘴角。

           「我拜託你們不要這樣──」Mike哀求道,然後被回以期待的和看好戲的表情。

           他索性翻了翻白眼,當作沒有看到,直走到吧檯後。

           在他獨自一人站在食物儲藏區,進行哲學與心理學的偉大推論時,兩位同漫已經將店內打理好,餐點也都排放整齊,甚至咖啡豆都摩好放置一旁,就等一雙巧手來調製。

           Mike拿過咖啡粉,將濾紙折成漏斗狀放到過濾器上,然後緩緩倒了進去,再輕拍幾下,讓粉末壓得紮實些,然後他看了一眼身旁的自動咖啡機,眨了眨眼,倏地蹲下身去打開櫃子,拿出玻璃壺和白鐵茶壺。

           「要做什麼?」Sam一邊問道,一邊閃開好讓Mike方便活動。

           「今天是手工咖啡日。」Mike平靜地說,聲音裡有一絲溫暖。

           「為什麼?」Jenny偏過頭。

           Mike沒說些什麼,只是目光越過了排滿的桌椅,到達角落的位置。

           陰天的陽光顏色黯淡,灑落在窗邊的身影上,那一身深色西裝好似吸收了僅有的溫暖,讓周圍都涼了幾分,而那繃緊的頸子和摀住嘴巴的修長手只帶著冷然,好似外界一切都因此隔絕,至於那雙眼睛──

           Mike無聲地探了口氣。

           那雙棕色眼眸此刻正看著窗外,平靜無波也冷然淡漠,恍若顏色均勻的琥珀或琉璃,美麗卻冰涼,生命特有的活力與溫度都消失無蹤,或者掩於其下,看上去好似靈魂都已離去。

           一具空殼,Mike想。

           坐在那兒的人,並非前些日子笑著與他調情的Harvey Specter,只是一位心煩的頂尖律師,為了工作或其他事情深鎖眉梢,與世界劃上分野。

          

           「喔~」Sam怪腔怪調的聲音,「因為他是『特別』的嘛──」

           「我們早該知道的。」Jenny一雙大眼轉了又轉。

           「我說你們……」Mike瞥了兩位同伴,決定放棄辯解,反正人們總是相信他們想要相信的而已。

           所以他切下保溫爐,拿過玻璃壺,把滾好的熱水倒了一些進去,輕輕搖了搖,確定整個壺都有被溫熱,才放到保溫爐上,轉過身抓條毛巾弄濕,墊在白鐵茶壺下,然後倒進一些冷水,好讓裡頭的沸水降點溫。

           接下來,他將盛著咖啡粉的濾紙拿過,放到玻璃壺上,深吸一口氣,拿起白鐵茶壺,開始注入,從內向外畫著螺旋,再沿著同樣路徑繞回,拿著白鐵壺的手穩定,只輕輕動了手腕,水流細而綿長,絲毫沒有間斷,而Mike那一雙藍眸滿是專心,連漂亮的嘴巴都抿緊。

           然後他輕輕放下白鐵壺,放到溫毛巾上,二十秒後又拿起來,以比上回稍大一些的水注入,步調依舊緩慢穩定,好似描繪最精細圖案般謹慎。等約有兩三滴咖啡落入玻璃壺中,他才輕輕放下白鐵壺,此時,滿室都已飄散著咖啡香,濃郁香醇的味道帶著一股清新,深吸一口就會為此傾倒。

           Mike勾起嘴角,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作品,然後接過Jenny遞上的咖啡杯,先溫過後放在一旁,拿跟小湯匙舀起剛泡好的咖啡送入口中,舌尖嚐到濃郁香味時,雙眸瞇了起來。

           非常好。

           「呃、他點餐了嗎?」Mike轉頭問道,突然發現根本不知道Harvey點了什麼。

           「沒有──天啊!」Jenny摀起嘴巴,一把抓過點餐單,「我、我去問問!」

           「不用。」Mike伸出一手阻止她,看到對方偏過頭,他藍色眼眸轉了轉,「我來就好。」

           然後他從冰箱拿出鮮奶油,靈巧地在剛倒好的咖啡上轉了幾圈,一層拉著漂亮紋路的鮮奶油立刻漂浮其上,然後再彎下身,拎出最近剛買的綠茶粉,隨性地灑在上頭,深綠色點綴在純白奶油上,恍若初春融雪上的細嫩小草。

           Mike滿意的深吸一口氣,把咖啡放到托盤上,就準備往外走,卻在經過蛋糕展示櫃時停了腳步,然後眨了眨眼。

           「我推薦櫻桃起士,」Jenny從後方伸手越過Mike,「有點濃又有點酸,配上綠茶的苦剛剛好。」

           OK……聽從專家的建議。」MikeJenny眨了眨眼,拿出一塊櫻桃起士放到托盤上,然後繞過吧檯走了出去。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