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IV

Out of Tune

 

「我們把心給了出去,可悲的慷慨!

依此,或者其它一切,我們的人生都已走調!」

 

           Trevor手插在口袋裡,外套連帽拉得低低的,把臉都遮了去。他左右看了一下,在幾輛車呼嘯而過後,大步跑過馬路。而後他拐過一個熱狗攤,忽視熟識的老闆對他的招呼,沿著廢棄空地的鐵網向前走,最後來到停滿貨櫃的開闊地方,四周靜悄悄的,只有不遠處的傳鳴氣笛聲或著冷風劃破空氣。

           他四處張望了一會兒,站到兩個貨櫃中間,太陽偏移的角度正好拉出了影子,沒有細看的話,從外邊完全不會注意到有人站在這兒。

           Trevor放鬆地往後一靠,拉了拉帽沿,掏出手機放到了耳邊。

 

           「我到了唷,你人咧?」

           「就出來了。」

           剛按掉通話,對面貨櫃就緩緩開了個縫細,Trevor繃緊神經,眨了眨眼緊緊盯著,看到對方的臉才放鬆下來。

 

           「嗨,Eugene。」

           「你遲到了。」來人聲音低沉,一邊說著話,一邊掏出菸。

           「別抽!」Trevor拍了對方的手,「火光會引來注意。」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擺了擺手,Eugene的語調滿是不耐,「我只是想過個乾癮,這該死的頭痛死我了。」

           「不意外,昨天你打給我的時候是凌晨三點。」

           「你以為我喜歡嗎?那是情勢所逼。」

           「情勢?」Trevor皺緊眉頭,望著對方淺灰色的雙眼,「狀況不好嗎?」

           「沒太差,事情比想像中容易些。」Eugene撇了撇嘴,然後一把將菸了下來,呼了口重重的氣。

           「怎麼了?」直覺對方有所隱瞞,Trevor挺直了身子,往前踏了一步。

           Eugene先是沉默,舔了舔嘴唇,然後把雙手插進口袋裡,焦慮地踱了踱步,然後輕輕嘆口氣,灰色眼眸看著旁邊。

           「我懷疑,老頭有注意到我們。」

           「什麼?」Trevor差點沒大叫出聲,他使勁壓下撲上去衝動,咬緊的牙齒用力摩擦,「你不是說沒有問題嗎?」

           「冷靜一點,」Eugene舉起一隻手試圖平息對方的怒氣,「我只是說『懷疑』,還沒真的發生什麼事。」

           「發生的話你跟我還會站在這裡嗎?」

           「所以我才需要你拿東西過來啊!不然你以為我愛在這兒吹風?海風吹起來頭痛死了!」

           「頭痛是你自找的吧?」

           「真是感謝你的提醒。」淺灰色的眼眸白了Trevor一眼,「我要的東西呢?」

           「先把我要的拿來。」Trevor的語調很冷,連眼神都非常淡漠。

           Eugene撇了撇嘴,一手探進風衣外套內側,拿出了一個用紙包著,外面在套上夾鏈塑膠袋的物體。

           Trevor接過手,稍稍捏了一下。

           「就這樣?」

           「不然你是要多少?」一句話說得冷然自若,Eugene的眸子卻閃過輕視,「現在能到手的就這些,純度很高,夠你自己做出一大堆了,以後有在跟你說。」

           「好吧。」Trevor點點頭,小心翼翼地把東西放到衣服裡,然後伸手從口袋掏出一本小冊子。

           那是一本綠色筆記本,比手掌大上一些,封皮上沾了灰塵和污漬,邊緣也有摩擦的痕跡,角落還微微捲起,像是平日拿來記些瑣事,然後隨手就塞進包包裡的那種,絲毫不起眼。

           對於這不起眼的小東西,Eugene卻顯得相當嚴肅,翻看時不僅雙眸瞇了起來,還緊緊咬著嘴唇,好似深怕會出現什麼可怕的字樣。

           終於,他發過最後一頁,把本子塞進口袋,抬頭說道:「全部都在這了嗎?」

           「就你看到的,名字、時間、金額都在上面了。」

           「銀行那邊的帳戶怎麼辦?」

           「我處理好了,不會被發現的,因為我們這裡用的是現金,所以不會有人去查那裡的帳。」Trevor說道,語調頗是輕鬆。

           「就這一本?」

           「嗯,當初不就說好一本嗎?你負責收,我負責記錄。」

           「你沒有……」Eugene抬了抬眉,語調上揚。

           Trevor勾起嘴角,似乎對這問題感到好笑。

           「當然沒有,說好一本就一本,多了危險,不然我幹嘛辛辛苦苦用手寫?」

           「……也是。」

           「而且我對你……還算相信啦。」Trevor笑了聲,深色瞳眸轉了又轉。

           「……謝啦,兄弟。」Eugene露出笑容,淺灰色的眼眸亮了起來。

           他一掌重重拍在Trevor手臂上,看對方笑著捶了他一拳,過了一會兒後才恢復嚴肅的表情,比了比身後的貨櫃。

           「那我先回去了,等一下還有活動要出席。」

           「基金會的?」

           「不然呢?」

           「好吧,活動順利!我先走了,掰!」又搥了槌Eugene的胸口,Trevor轉過身離去,還往後揮了揮手。

           「回頭見!」Eugene以平緩的語調說道,看著Trevor背影的雙眸卻閃過一絲光芒。

          

 

~HARVEY & MIKE~

 

 

           Trevor在走過一條小巷子時感覺怪怪的,好似幾百枝細針扎在腰上,說不上那兒不舒服,卻又渾身不對勁。他搖了搖頭,說服自己一定是多心了,就加快腳步往大馬路走去,站在人行道上的時候,見到了對邊有攤看上去不錯的披薩,就雙手在口袋裡搓了搓,小跑步過去。

 

           「轟隆——」

 

           一量拖板車衝了出來,巨大的車身以山崩石落的速度掠過,距離Trevor剛踏出的腳步不到幾公分,他被陣風掃得往後重重一跌,手肘磕著地板,後腦還撞到停在一旁的車輛。

           那輛拖板車像失了速的箭矢,以發狂獵獅的姿態橫衝直撞,嚇得前方的人們四處逃竄,路上的車子閃的閃、躲的躲,更有的打滑轉了好幾圈,尖叫咒罵此起彼落。

           最後那龐然大物發出尖銳的一聲,在路面刮出一條歪歪扭扭的痕跡,猛地撞進左邊的店家,迅速冒出火焰和灰煙。

 

           Trevor驚恐地張大嘴巴,慢慢站起身子,拍了拍衣服褲子,嚴重擦傷的掌心傳來陣痛,不過他覺得自己已經很幸運了,差幾秒的動作他就會化成馬路上的一灘爛泥,連痛都不知道是什麼。

           他拍了拍胸口,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地跑過剩下的馬路,走到披薩攤旁,點了一個特大號凱薩牛肉雙芝心的,算給自己壓壓驚。

           在等披薩的同時,他注意到不遠處,對街一家店門口,有個人頻頻注意他,卻不一會兒又別開臉處看向別處。

           剛開始他還沒想太多,只是一手拎著披薩一手抓著可樂慢慢走著,直到那奇怪的感覺又回到身上。

           就在他轉過街口,拐進熱鬧商店街後方的小巷子,打算抄個捷徑的時候,那種感覺倏地變強,刺激他猛地回頭一看。

           一個人影在他還沒轉過全身就撲了上來,他直覺就一手揮過去,整杯可樂砸上對方的臉,讓對方忙不迭眨眼。Trevor在對方停下的空檔轉身就跑,沒幾步就感覺臉頰一陣風,他向一邊倒去,眼角餘光瞟到一個銀白色反光的東西,心底一驚,身體率先做出反應,反手就是一拳,結實打在來人的下顎,那人一個仰頭就往後倒去。

           事情卻沒就此結束,那人還沒站起來,Trevor就感到背脊一陣涼,下意識把重心移到單腳上,身體往一邊偏去,大腿立刻傳來一陣火燒似的疼痛。他無暇檢查傷口,剛轉頭就看見背後一個人端著槍,槍口還冒著煙,腦袋一陣空白的當兒,對方就彎手只扣了扳機,Trevor做了與尋常相反的事,他向著對方跑去,然後倏地低下身子,也不管手裡抓著什麼就用力摔上對方臉頰。

           突然視線被遮蔽,那人頓了頓,Trevor抓緊時機就要蹲下來閃避,腰側卻猛地抽痛,感覺被劃了個口子,瞇起的雙眼看見地一個來到身側,他還沒回頭,就聽到耳邊一聲「喀嚓」,馬上左手一彎,撞上面前人的內側手臂,抓出放在口袋裡的萬用小刀,捅了對方的腹部,慌亂中還割傷了自己的手掌,但他根本無暇理會這些,當場就往下一蹲,滾著爬出兩人包圍,站起來後反手就是一著肘擊敲下去,如意料中聽到一聲槍響,卻不是打在自己身上。

           Trevor一個跌倒,又馬上站起來,盡全力狂奔,側過頭時眼角餘光似乎掃到追擊他的槍手和那倒在地上的同夥,但他無暇想太多,一個拐彎跑進小巷子,好在他從小在這附近探險玩耍慣了,熟知每一條岔路捷徑。他先是貼著牆壁移動,碰到轉彎處時立刻翻身,一邊檢查來時路,一邊向後退,聽見有腳步聲跟進,就轉過身狂奔,憑感覺憑運氣閃過幾發子彈,然後隨手推倒路邊的垃圾桶和一堆雜物,桶子全滾了過去,還有四處落下的箱子,阻擋了對手靠近,只能盲目地開槍。

           Trevor稍稍喘氣,忍住腰間和腿上的疼痛繼續移動雙腳,圖中還踩到某位遊民的手,被罵了幾聲髒話,然後沿著牆壁摸索,碰到了記憶中的消防箱,一把將箱門打開,抽出水管,開關一轉就來的路上無目標地亂噴,強力水柱把眼前弄得一片狼藉,持槍手被正面擊中無法靠近,他又一把將水柱轉呈散狀,瀰漫的白霧遮蔽了視線。

           等水霧都散去,Trevor早已不見蹤影。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