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有陣徐徐的涼風在頭邊不急不徐地吹撫著,像是要把他推入更深的夢境,又像是在催促他快點醒來……逐漸恢復的感知嗅到了那個熟悉的、溫軟馨香的氣息,弗雷勉強撐開沉重的眼皮,從逐漸對交的雙眼中捕捉人影,只覺得整個人死過一回一樣,全身虛脫,卻又無比清醒。

  「……艾茵姑娘?」


  「醒了嗎?太好了!小閃也真是的,居然泡澡泡到昏倒,又不是小孩子了。」


  艾茵停下搖扇子的首,低下頭湊近查看,話說得有點快,輕嗔中還帶著一絲微微的焦慮,小小的責備中卻可以聽得出她大大地鬆了口氣。


  全然沒發現自己的臉此時貼得多近,艾茵只是睜大眼睛低著頭細細查看。弗雷這時才查覺,少女適才就是讓他枕在膝上,輕輕地給他搖扇散熱--她不羞自己都羞得想鑽洞了。


  「剛剛……我怎麼了?」避開自己心跳加速想吻上眼前櫻唇的衝動,弗雷撐著身子坐起身來,發現兩人正身處浴場外的木製長椅上,自己身上不知何時已端整地穿上浴衣。


  「好像是泡太久所以昏倒了……不只是你,還有阿奇和利恩他們。艾伯和王子等到姐姐她們回房後還沒看你們回去就過來找。傑多和阿貝爾已經先醒來,把沃蘭德抱回房去了,剩下你你一個人在這邊……我就說可以留下來照顧你……」艾茵正說著,臉頰似乎不自覺又熱了起來。


  「謝謝妳。」靠近少女越來越低的頭,弗雷和戀人輕輕碰了下頭,忽地又想起一事:「所以……艾茵姑娘不知道剛剛這邊發生了什麼事?」


  「嗯,因為雪莉怕燙,我們只泡了一下就起來了……剛剛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妳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像要抹去那段糟糕的回憶,弗雷毅然站了起身,卻有些暈眩地晃了下身子。


  「小心!」


  「沒事的,有點暈罷了。我暫時還不想回房間,艾茵姑娘要陪我出去走走嗎?」


  「可是你這樣……」


  「不要緊的,只是熱過頭了,去外頭吹吹風應該會好些,嗯?」


  「好、好的。」


  輕輕牽起戀人溫軟的小手,弗雷帶著艾茵走到晚餐後他在旅館內胡亂走動碰巧發現的造景庭園,就在浴場的另一側。


  夜色逐漸深了,彷彿將世間所有的美凝聚凍結在這一瞬的庭園在月光與星色的照映下更顯靜謐,潔白的沙地上一圈一圈地畫開沙紋,假山與岩石,襯著櫻花未開的枯枝,美得近乎聖潔。


  「啊!是曲水。」


  循著庭園鋪設的磨石步道,艾茵脫開兩人交握的手,小步跑向庭園深處,弗雷也跟了上去--那是一座較其他假山都更高了些的山石造景,石壁上似乎鑿開,引了乾淨的山泉水從中流出,蜿蜒在假山下方,流成一條清淺曲折的小河。


  湧出泉水的石壁旁點了一盞紙糊的小燈,一旁不自然的石壁平台上放著幾個同樣造型卻未點亮的紙燈、一隻未乾的墨筆、幾張箋紙、幾隻短燭,以及透著光澤的小玻璃圓盤上,一泓純黑的墨。


  「果然沒錯,是姐姐們說過的水燈和許願籤。」


  「許願籤?」


  「嗯,這個曲水好像跟外面的自然泉水是合流的。聽說,只要在箋紙上寫上願望放進水燈底層,點上水燈後讓他順著曲水流出,如果水燈能順利流出這個庭園,乾乾淨淨地燒掉,願望就會實現。這可是這家旅館的賣點喔!」


  --啊啊,所以不是他們兩人的祕密啊!


  原本有些自豪的內心小小被打擊了一下,但看著少女期待的側臉,弗雷很快放棄自己無聊的失落感,既然這不是秘密,可能過沒多久就會有其他人來了。想到這裡,弗雷俯下身,輕聲詢問:


  「所以,艾茵姑娘有什麼想許的願望嗎?」


  「……有啊……咦?等一下!」


  「寫吧,沒關係,我不會偷看的。」


  「不……才不要……不然兩個人一起寫?」


  「……我看這一張箋紙可能不夠兩個人寫吧?」


  「那……一人寫一張?」


  「不了,我的字寫成墨筆可不能看的。妳寫就好,而且……」


  --而且我的願望早就實現了。


  在那個風信子隨風搖曳的溫暖午後,他本以為不可能實現的願望竟然成真了。


  似乎聽到了他未竟的語尾所隱藏的重要話語,艾茵覺得一陣熱度再次燒上臉頰,轉身取了箋紙和墨筆再細細書寫。墨漬很快就風乾了,艾茵將箋紙摺好塞進水燈底層,在弗雷的協助下點燃燈芯,兩人一同彎身,將點亮的水燈輕輕放入曲水之中。


  「--好美……」


  兩人有聲無聲地一同發出讚嘆。水燈在水燈轉彎處清輕碰跌了一下,艾茵的呼吸小小窒了一下,所幸水燈只停留幾秒,又順著水流晃悠著向前流動。


  兩人不自覺牽起了手,艾茵柔順地將身體輕輕靠入男人胸膛,感受弗雷同樣輕緩地將她擁住,兩人就這麼一同看著水燈流過山石與櫻木,繞過白淨沙地的細密圈紋,慢慢流出庭園。


  弗雷輕舒了一口氣,低頭靠在戀人頭頂上輕聲問:


  「要告訴我妳寫了什麼嗎?」


  「……才不要。」艾茵的回答似乎有些賭氣,但更多的,是隱藏不住的害羞與喜悅。


  庭園外不遠處,順著曲流流入天然河流的水燈燒盡了最後一滴蠟類,燭芯的殘餘的火光點燃包覆著許願籤的紙燈外層,在夜晚的河道上燦得像一朵紅蓮,然後熄滅。


  少女的墨字在燭火燃燒的同時緩緩沁入水中,娟秀的筆跡在水面暈化。


  暈著少女純粹真摯的心願--



  『願來日如今』


(試閱1~完)


---------------------------------------------------------------------------------------------------

安安您好~第一次見面或許久不見了,我是盒子(朔)^^
貼完三段後才發現自己最初寫在第一段的文字不知道為什麼就消失了......(人蠢不說=ˇ=)
想來就是要我好好的寫在後面假裝自己是在寫後記吧~(誒!!)

這是收錄在新刊小說本"Seasons~Autumn&Winter~"中冬季的最後一篇"風月--溫泉與水燈"
很抱歉這麼晚才開始貼新刊試閱(前陣子只擔心不要窗了完全沒力想別的事Orz)
這兩天也會盡快將其他試閱的篇章貼上來(大概會貼3~4篇左右....)
至於試閱為什麼從最後一篇開始貼......基本上是看心情吧~(啥?)XD
這篇"溫泉與水燈"是這個系列裡我寫得最痛快也最有自信的一篇~
簡單來說就是試閱一開始就把王牌(?)拿出來了~(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希望大家會喜歡^^


最後還是讓盒子我宣傳一下ˊˇˋ:

新刊預購場領請戳我
新刊預購通販請戳我

還有盒子終於有了的Plurk~http://www.plurk.com/greenleaf2580
歡迎大家隨時上來閒聊賣萌一起廚WWWWW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