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III

Grant Thou, Lest Faith Turn To Despair

 「噢,那麼,親愛的聖人,讓唇代替手心!

唇在祈求,首肯吧!別讓信仰成空!」

  

 

 

    紐約FBI智慧犯罪處一如往常地忙碌

    白淨的玻璃窗外是城市特有的繁複天際線,自細縫穿過的陽光化作絲線,灑落在一個個忙碌的身影上,鍵盤的敲擊聲和書寫的沙沙聲混著不時的低語和電話鈴聲,融合成平和又緊張的完美矛盾。

 

    一位身姿挺拔,穿著淺灰色西裝的男士走上階梯,緩緩推開辦公室的門。他有著一雙深邃的褐色眼眸,看似緊抿的薄唇,柔和的表情修飾了那過人的沉穩,也掩飾掉時不時閃現的精明。

    此刻的他凝視著電腦螢幕,熟悉地輕敲鍵盤,直到一個細微的聲響引他緩緩開口。

    Diana,怎麼了?」

    「會議準備好了。」

    話者是位身著黑色西褲套裝的女性,深黑色的頭髮垂落肩膀,同樣顏色的雙眸閃著知性,揚起的嘴角卻有一絲俏皮,而那咖啡的膚色讓人聯想到加州最燦爛的陽光。

    Neal呢?」男士往門外看了一眼。

    「報告,Neal——

    「在這裡!」

    隨著飛揚的語調,一個身影輕盈地自階梯跳到平台上,再優美的旋身,摘下那頂引人注目的帽子,行了個不怎麼正經的禮。

    Diana露出笑容,辦公室裡的西裝男士卻翻了翻白眼,起身走到門外。

    「你難道就不能低調一點嗎?」

    Peter,你是在跟我說話嗎?」Neal一個燦笑,俊俏的臉蛋上一雙深藍的眼眸瑩瑩閃亮,垂落頰邊的深色頭髮增添了不羈的魅力。

    「喔,當然不是囉,我是發什麼神經才會跟Neal Caffrey講『低調』這個字?」

    「我很低調的啊!」Neal一邊說著,轉身就向下方走過的女職員拋了個笑容。

    「是啊,低調嘛!」Peter嘆了口氣,就向會議室走去。

    Diana則先行一步進到會議室去了。

    「是說,Peter,跟大名鼎鼎的探員Peter Burke走在一起,要低調很難的!」Neal攀著欄杆,笑臉盈盈地轉過頭。

    「我怎麼從不覺得,跟你在一起,低調有什麼困難的。」

    「我厲害囉。」

    「是是是,現在給我過來。」Peter一轉身,發現Neal還對著樓下擠眉弄眼,馬上一手抓住對方肩膀,推著他走進會議室。

    Peter!你真是老了才會沒耐性——喔我什麼都沒說!」

    「坐下。」

    Neal舉起雙手做了個投降的姿勢,往後一倒坐到旋轉椅裡頭。

    Jones此時抱著一疊資料走進門,Diana切下了投影片,螢幕上立刻顯示了幾張照片和文件檔案。

    Eugene Bernard Miller,」Peter以清朗的聲音說道,一邊接過Jones手上的資料,「基金會Under the Elms的經理——Neal?」

    Peter,我的早餐去那兒了?El說她交給你了——」舉起的手左搖右晃。

  「Neal!」

    「呃、我是說這傢伙不是吃素的,就像是你偷倒掉El給我的生菜沙拉一樣……」

    Neal Caffrey?」Peter輕揚起眉毛。

    「這位Eugene Miller表面上是個基金會經理人,眼睛彎彎、滿臉笑容,但實際上是個什麼都幹的超級大壞蛋。」一個燦爛的笑容。

    「感謝你簡潔的報告,」Peter狠狠瞪了Neal一眼,卻看到對方一個花俏的軍禮,「我們懷疑他利用基金會當管道,進行不法活動,吸收金錢。」

    「但Under the Elms基金會在國內算是有相當規模,不太可能完全沒有引起注意。」Diana皺了皺眉頭。

    「他應該有不錯的掩飾?」Jones提問。

    「像是警方高層、或者即將成為高層的人物?」Neal舉手,一雙眼眸轉了又轉,「後者比較有可能吧?如果警方和基金會有關聯,那應該很難逃過任何偵查。最近會成為大人物的人……」一手撐在下巴,一手敲著桌面,Neal專注的神情吸引了整間會議室的注意。

    Peter對這種神奇的魅力搖了搖頭。

    「不用想了,就是——

    Brent Jennings!現在紐約市長的候選人!」Neal一個拍手,又將所有目光都吸了去,「不用謝我,Peter,我知道我超聰明!」

    「感謝你的聰明,Neal——

  「我還很帥!這點就不用感謝我了!」

  「從沒打算要,」Peter慢慢地放下文件,薄唇勾出危險的笑容,「如果你繼續打斷我們開會——

  「這個任務我就得待在監視車裡,了解。」

  「你這個週末就別想離開你住的頂樓了。」

  「懂了,老大。」又是一個花俏的敬禮。

    Peter哼了一聲,忽視Diana滿臉戲謔的笑容,揮了揮手要大家將注意力轉回投影片上頭。

    「簡單地說,我們現在得調查基金會與Brent之間有無關係。」

    「我想答案是肯定的……」Neal眨了眨眼,「只是我們缺乏證據。」

    「沒錯!」Peter點了點頭,「所以我們需要有人待在基金會經理Eugene和候選人Brent旁邊,查查看他們除了慈善活動外有沒有往來。」

    「因為Brent本來就是基金會贊助人,所以他會出席基金會主辦的活動並不奇怪。」Diana適時地說明。

    「也就是說,他可能利用活動當耳目,弄些不合法的事情……」Jones指出。

    「也有可能在活動以外的時間,了解。」Neal鼓起嘴巴,一副很無聊的樣子,「比較麻煩的是,一般慈善活動時我們抓不了他們?」

    Peter點了點頭,指示大家將資料翻頁,然後才穩穩地說道:「因為那些活動都是合法申請的,而且民眾觀感很好,又會有不少人參加,等於說容易被大肆報導。」

    FBI要衝進抓人可就沒那麼容易了!這年頭做什麼都得顧一下顏面是吧?」Neal一手輕拍著帽沿,「要是被反將一軍,說我們誣陷他……」

  「就沒完沒了了!尤其在這種敏感時期。」Peter點點頭,擠在眉間的皺紋更緊了,「而且他畢竟是候選人,想必後臺穩固。」

    Neal吹了個口哨,引來Peter一記狠瞪。

    「別緊張,Peter,」Neal一邊笑著,一邊將椅子轉了一圈,「天底下沒解不開的陰謀!而且我們的目標還活著,想必不太會成為千古懸案!」

    「我真是該高興啊?」Peter白了對方一眼,表情卻舒緩許多,「我們先分工。DianaJones負責清查EugeneBrent的電子郵件、帳戶,同時也調查基金會最近有沒有特別大的捐款……」

    「我去問問……一些朋友,」Neal舉到一半的手在Peter瞪視下縮了回去,「我請我的朋友去問他的朋友!看看這兩個人有沒有在外頭搞鬼……」

    「好。」Peter對著Neal笑了一下,「其他人檢查過往基金會活動時間,看看有沒有和哪件還沒破解的案子相符。今天先到這裡,有結果請馬上讓我知道!」

    於是大家點了點頭,開始收拾東西,有人先是低聲交談了一陣,然後陸陸續續回到平日的座位上,很快地,會議室就恢復原本空盪盪的樣子。

 

    只有Neal還坐在位子上,一副思索著什麼的樣子緊皺眉頭。

    Peter抬了抬眉,走到Neal身側。

    「你在想什麼?從沒看你這麼認真思考的樣子。」

    「那是因為我無時無刻都在思考,Peter。」

    「是啊!」拉長的語調,Peter想了一會兒,一手搭上Neal的肩膀,「什麼事情讓你這麼煩惱?」

    Neal抬眼看看Peter,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才將背往後一靠,雙眼盯著桌面。

    「這是個基金會,Peter,」他緩緩抬頭,一雙藍眼滿是認真,「而且他們專門的業務是兒童認養,說真的,如果有什麼不法活動,我的直覺告訴我……」

    「是販賣兒童。」Peter深深地嘆口氣。

    「還有販賣器官,」Neal垂下眼眸,哀傷寫滿了俊朗的臉龐,「你要知道,Peter,即使在紐約這麼文明的城市,這種地下活動還是很猖獗的。」

    「倒不如說,愈是繁華的地方,黑暗的角落愈多。」

    光明與黑暗一體兩面,而華麗的外表通常提供了最好的偽裝,人們可以毫不費力地忽視那些骯髒的細節,催眠自己,那些醜惡都是不存在的。

    Neal深深嘆了口氣。

    看見好友如此難過,Peter也感到不太好受。他知道Neal平常雖然機靈巧詐,滿腦讓人想不通的奇怪主意,卻一直都很善良,從沒想過要加害於什麼人,不過是對藝術有「過多」的愛好而已。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Neal抬眼,嘴角是一抹無奈的笑。

    「或許吧,」Peter輕輕嘆口氣,然後輕拍了拍Neal的肩膀「如果我們愈快解決這個案子,就可以愈早拯救那些受害者。」

    「希望如此。」Neal用力呼出一口氣,快速站起身子,「只是……Peter,我不確定我可以幫上什麼忙,我的朋友裡,有賣畫、賣珠寶、賣證件、賣身分的,就是沒有賣小孩的,這一方面的管道,我不確定我能打聽到多少。」

    「我懂,」Peter點了點頭,給了一個堅定的眼神,「盡力就好。我也會查查看檔案庫裡有沒有舊的資料,或許會有些線索。」

    「好吧,應該也沒有其他辦法了。」Neal聳了聳肩膀,像是一瞬間非常疲憊,然後就緩緩往門口走去。

    在他的手剛當上門把的時候,Peter開口了。

    Neal!」

    「嗯?」Neal稍稍側過頭。

    「別想太多了,你知道的,我們也只是普通人而已。」

    「是啊。」一雙漂亮的藍眸望向遠方,Neal的聲音好輕。

    Peter看著Neal踏出門口,就轉身收拾桌上的資料。

    Peter!」

    一記清亮的聲音,Peter一抬頭就看見剛剛離去的人手搭著門框,半個身子探進來,眼睛閃閃發亮,嘴角卻有著勉強的痕跡。

    Neal?」Peter拉開門,站到外面的平台。

    「我剛剛是認真的——

  「Neal,我說了別在意——

  「你真的把El給我的早餐丟掉了嗎?我知道你恨死生菜沙拉了。」

    「啊?」聽見莫名其妙的回答,Peter不禁啞然,卻在看到Neal惡作劇的一個眨眼後勾起了然於心的笑容,「我怎麼敢丟掉?El會很生氣的……我吃掉了。」

    「但那是我的早餐!」

    「誰叫你不準時出現?我可是千辛萬苦才吃完的。」

    「看來我應該好好感謝你啊,Peter。」

    「你早該這麼做了。」Peter一掌拍上Neal的肩膀。

    兩個人互看了一眼,同時露出淺淺的笑容,就並肩走下樓去。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