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有Trevor X Mike,話說這本來就是個三角戀的故事

咦我之前沒說嗎?!咦!我有告訴你Harvey當然會勝出嗎?!

 

CH II

I Am Not Tamed

「我不能跟你玩,我還沒被你馴服。」

「我該怎麼做?如果我想馴服你?」

 

    Mike把書包一甩,確定不會從肩上掉下來後,才跨上腳踏車,左右看了一陣,流暢地溜過馬路,一個旋轉,穩穩地停在咖啡店門口。

    推開店門,一股香醇的咖啡味飄來,Mike深吸一口氣,露出笑容,然後一手把店門固定住,再慢慢把腳踏車牽進去,離下午的開張時間還有半小時,椅子都還疊在桌上,他走過吧檯邊,穿過後門,俐落地將腳踏車鎖上,就往工具間走去。

    迎面卻差點撞上一個人。

    「喔!對不起,Mike,我沒看到你。」

    HiJenny!我也沒注意,不用道歉。Trevor來了嗎?」

    「當然還沒囉,你哪一次看他準時到的?」

    「也是。那我先去拖地……然後把椅子搬下來。」

    「麻煩你了!」

    Mike點點頭,給Jenny一個笑容,就往用餐區走去。

 

    約莫十五分鐘後,咖啡店就展現了往常的乾淨整齊,從落地窗透進的陽光灑落在木頭地板上,飛舞的微塵恍若金粉,深紅或紫的絨布椅子搭配漆金邊的桌子,華麗又不失典雅,桌子上的小盆栽裝點了綠意,彷彿在溫暖的室內都有股屬於自然的清香。

 

    Mike環顧四周,頗是滿意,他又拉整了一下窗簾後,就繞回吧檯後,才正要走進工具間,掛在門邊的風鈴就發出清脆的聲音。

 

    「不好意思,我們還沒--」

    「嘿!兄弟,你們動作真快!」

    聽見熟悉的聲音,Mike在心底嘆了口氣,一邊走進工具間把拖把放好,一邊頭也不回地大聲喊話。

    「是你動作太慢了吧?Trevor。」

    「別這麼說嘛,我也不過遲了一點--」

  「一點?半個小時叫做一點嗎?上班的時間是一點半,Jenny都已經在這裡不知道做多久了,你現在才出現會不會太誇張?Trevor,我是你的好朋友,那就算了,但是--哇啊!」

    Mike一個轉身,就看見Trevor放大的笑臉近在眼前,嚇得他一個踉蹌,腳絆到門檻,整個人往後一倒,伸出的手又來不及抓穩門框,眼見就要跌掉地板上。

    他瞇起眼睛,緊咬牙齒,預期等會兒後腦撞到地板的痛楚,卻突然感到一隻手攬過側腰,隨即撞進一個溫暖的懷抱。

    「嘿嘿。」

    聽到笑聲,Mike緩緩睜開眼睛,如預期中看到Trevor站在他面前,一手繞著自己的腰,臉上的笑容如同既往的狂放。

    「笑什麼?也不想想是誰害的!」Mike緩了口氣,站穩腳步,一手推了推Trevor,才發現對方沒有要放開的意思,「放開我啦!」

    「不要~!」Trevor笑著環上另一隻手。

    Mike翻了翻白眼,他早習慣Trevor間或性的無理取鬧,只得深深嘆口氣,兩手在胸前交叉,一雙藍眸瞅著對方。

  「你想要什麼?如果是微積分(二)的題目,那不可能!」

  「拜託?」Trevor一邊說著,一邊收緊雙臂,拉近兩人間的距離。

    「想太多了!就跟你說不要曠課,到時候會聽不懂,考試你就糟了,你就不聽--」

  「所以我拜託你嘛--Michael--Mikey--Trevor笑著把額頭貼上。

    「不可能!不可能--」Mike身子倏地一僵,感到對方輕笑的熱氣拂過面頰,惹得他臉一陣緊張,還好他們站的地方不夠亮,不然他臉上的紅暈一定很明顯。

    「拜託--如果你沒告訴我,我就真的完了!你忍心看你二十年交情的哥兒們死無葬身之地嗎?這樣實在太狠心了吧--」環住的手又收得更緊了些,鼻尖都碰在一塊兒了。

  「我說過不可能了!Trevor!放開我!」Mike感覺自己屏息屏到快斷氣了,他和對方的嘴唇只有幾釐米的距離,更別提那雙笑著凝視他的眼睛,「好啦我答應你!快放開我!」

    說完的瞬間Mike就感到一陣輕鬆,空氣恢復流動,光線似乎又回到他們站著的地方,雖然Trevor的雙手還搭在他的腰上,那窒息的緊張感卻已消失無蹤。

    「我就知道Mikey對我最好了!」清脆的笑聲,Trevor眼角都彎了起來。

    「少來這套!真搞不懂我怎麼總拒絕不了你!」MikeTrevor親著他的臉頰時奮力掙脫那本來就太緊了些的懷抱。

    「因為你喜歡我啊。」Trevor偏過頭。

    「最、最好是啦!」Mike撥了撥自己的頭髮,眨了眨眼掩飾自己的緊張。

   

  「MikeTrevor,你們好了嗎?要開店了唷--」Jenny清朗的聲音傳來。

   

    「來、來了!」Mike幾乎跳了起來,轉身就往吧檯走去。

    Mike,等我一下!」Trevor跟在後方也走了過去。

 

    到吧檯之後,Trevor自動前去把門打開,順便把門上的吊牌翻到OPENMike開始放下新的一批咖啡豆,Jenny則是檢查蛋糕的擺放。基本上,三個人並無明顯的分工,不過,Mike泡得一手好咖啡,自然擔任了飲料調製的職責,而Jenny總是能做出精巧可愛的點心,什麼都不太擅長的Trevor當然就什麼都做,端盤子也擦桌子。

 

    「呃、Jenny,可以幫我看一下咖啡機嗎?我去後面拿一下咖啡豆。」

    「沒問題!」

 

    Mike點了點頭,就往原料貯藏區走去,他拉開冷凍庫的門,雙眼搜尋著想要的咖啡豆他記得上回就把烘焙後存放一週的咖啡豆放進這兒了,一定是Trevor又隨便亂塞了,早知道不該交給他的,每一次都亂擺,害他總找不到東西--

  深深嘆口氣,Mike移開眼前的一大包東西,又把一包看上去像咖啡渣的東西拿下來,一小個密封盒就擠在深處,他的雙眼亮了起來,一手撐著不讓周圍東西倒下,一手死命伸直往裡頭掏,感到指尖就刮在盒子上了--

 

     Mike!有人點你唷!」

 

    Mike一驚,猛地把手抽回來,扯動冷凍庫裡堆在一起的東西,塑膠袋和盒子混著碎冰,宛若雪崩般落了滿地,他嚇了一跳,皺眉咂了咂嘴,忙不迭蹲下身子。

   

    Mike!有--人--點--你!」

  「有人指名你唷!Mikey!」連Trevor的聲音都加進來了。

 

    「什麼跟什麼啦?」Mike皺眉,雙手忙亂地撿起東西。

    「有人指定要你唷!」Trevor一腳踏進貯藏間,滿臉笑意,「前頭有個客人,一進來就指定要你服務喔--」

  「不要用那種會讓人誤會的詞來描述好嗎?」Mike轉過頭,眉頭都擰在一塊兒,「你要不就幫我整理這堆東西,不、那不是放那裡的--」

    「你去前面啦!我怕那位先生等得心焦了會把店掀過來。」

    「好吧!」Mike深深嘆口氣,兩手撐著坐起身,然後慢慢往吧檯走去,還不時回頭大喊,「你不知到東西放哪裡就先直接堆著,不要亂塞,到時我又找不到--」

    「好好好你快去吧,別像老媽子一樣。」

  MikeTrevor撇了撇嘴,就大步往吧檯走去。

    吧檯邊只站了Jenny一個人,Mike左右看了一下,並沒有看到什麼「可疑人士」,店裡倒是增加了不少人,有幾張桌子上已經擺了飲料和點心。

    Mike一手接過Jenny遞上的點餐單,一手打開放點新的玻璃櫃,拿出蛋糕,在對方接過的時候深吸一口氣問道:「Trevor說有人找我?」

    「呃、什麼?」Jenny遲疑了一下,又旋即露出燦爛的笑容,「喔!你說那個啊?我們請他先坐在『那邊』了。」用下巴比了比方向。

    Mike順著她比的方向看去。

   

    然後他聽見自己倏地收緊的呼吸。

    時間恍若停止,週遭的聲音緩緩變輕變柔,終至難以察覺,而移動的人們與其他物品逐漸融化成色塊,泛著微亮的光暈,又一點一點地消解,揉成一條條細絲,所有的細絲在午後的太陽下彷彿跳著舞,描繪著奇妙的圖形,又往窗邊角落的位子飛去。

    就只有那兒聚集了色彩和聲音。

    細絲緩緩勾出那迷人的面容、揚起的嘴角、整齊的頭髮。

   

    還有那一雙清透的棕色眼眸。

 

    Mike緊張地吸了口氣,連肩膀都高聳,握著玻璃櫃門的手就這麼停了下來。

    或許是出於緊張或什麼其他原因,他彷彿連自己的心跳聲都聽得見。

    那雙藍眼睛眨了又眨,卻總是移不開視線,好似有什麼奇異的力量就這麼牽著他和彼端的身影,還牢牢繫了個結。

 

    MikeMike!」Jenny清脆的聲音。

    「什、什麼?」Mike嚇了一跳,沒注意到聲量,轉頭發現整間店的人全盯著他看,一個緊張就蹲下身躲到吧檯後,「是那個人嗎?拜託告訴我不是!」

    「很可惜,Mike,就是他。」Jenny一面說著,一面繞到吧檯裡頭,「快去吧,他點的是一杯--義式濃縮咖啡,還有一塊千層派。」

    Mike絕望地抬頭望向Jenny,對方卻給他一個俏皮的眨眼。他嘆了口氣,一手從Jenny手中接過托盤,另一手抓著吧檯桌緣,使力讓自己站起來,並咬了咬唇好不會再轉頭看到那身影的瞬間又蹲了回去。

    然後他踏出吧檯,往用餐區走去。

    回頭時他看見Jenny比了個鼓勵的手勢。

 

    Harvey望著那位學生(他現在知道他叫作Mike)不時往他的座位飄來幾眼,那雙漂亮的瞳眸滿是緊張,連形狀優美的嘴唇都拉成一直線,只能說讓他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現在那位學生一手端著餐盤,一手抓了抓圍裙又放開,慢慢地走了過來。

    Harvey勾起意味深長的笑容。

 

    Mike吞了吞口水,盡力讓自己都餐盤的手不要發抖,只差點沒低頭盯著自己的腳步。

    他在抵達Harvey所坐的桌子之前稍稍停頓,深吸一口氣,眨了眨眼,讓自己平視前方,看上去鎮定自若,方才的緊張猶豫都不復見。

    然後才前跨一步,緩緩放下餐盤。

    「您的餐點。」

    「謝謝,」Harvey抬頭,一抹淺笑浮現,「Trevor。」

    Mike直覺地皺了皺眉,一時間無法反應,只得一面收過桌上的點餐單,一面低聲說:「呃、先生,您有想加點什麼嗎?」

    「沒有,Trevor。」Harvey加重了語氣。

    不太明白對方的意圖,Mike抿了抿唇,伸手打算將點餐單拿起,卻發現完全無法做到,因為對方修長的手指正牢牢壓在上頭。

    「先生、請別--」

  「別太緊張,Trevor,」Harvey偏過頭,棕色的眼眸定定地凝視著Mike,「或者我應該這麼叫你--Michael?」

    「呃--」Mike聽見自己倒抽一口氣,在點菜單上的手指猛地蜷曲,連背脊都一陣僵直。

    「真不知道是誰說過,在自己的名字上說謊很沒道理呢?」Harvey輕鬆地往後一靠,滿意地看著那漂亮的嘴唇倏地繃緊,「Michael?」

    Mike低頭,清澈的眼眸一陣亂瞟,好一會兒才地說:「先生、我不是有意要--」在聲音裡他聽見了自己正微微發抖,「我只是--先生--」

  「Harvey Specter。」

    Mike疑惑地抬起頭。

    「我的名字,聽你『先生』、『先生』地叫實在很奇怪。不過,真正奇怪的是,一個同時拿了兩個學位,現在又同時修兩個學位的研究生怎麼會記不得一個名字呢?」

    「你調查過我?」Mike一個震驚,連音量都忘了放低,轉頭發現隔壁桌拋來奇怪的眼神,才趕緊惡狠狠地瞪了Harvey一眼。

    「調查?」Harvey啜飲一口咖啡,濃醇或著香氣緩緩擴散,他滿意地瞇起眼睛,「那種按一按電腦,或者從參訪申請書上就可以看到的東西根本不需要調查。」

    「喔……」這下子換Mike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你說了個假的名字?」

    「那個、我其實--」

  「還是說其實你的真名也不是MichaelBruce Wayne?」

    「什麼?」Mike眨了眨眼,看到對方戲謔的眼神才不可置信地張嘴又闔,「我我我的名字就是Michael Ross!真的是!」

    「看來這次是真的了?」

    「本來就是。」嘟起嘴巴,Mike試圖自對方手下抽出點餐單,卻發現那修長的手指沒有放開的意思。

    Michael?」

    「嗯?叫我Mike吧。」Mike說著,而在看到對方微微揚起的眉毛才輕嘆口氣,「我習慣別人叫我Mike……聽你Michael』、『Michael地叫實在很奇怪。」一抹勝利的笑容。

    Harvey睜大雙眸,加深了嘴角的弧度,這樣子直率的語氣和不服輸的眼神,才是早些時候那位反駁他的孩子。

    於是他想了想,輕輕放開了壓在點餐單上的手。

    Mike鬆了一大口氣,一把抽起點餐單,動作似乎太迅速了些。

    Harvey見狀笑容更深了,卻只惹得Mike一陣緊張,左右看了一陣後直接轉身,就要往吧檯的方向走回去。

    「你們營業到幾點?」平緩悠閒的語調。

    Mike一陣僵直,不敢轉身,Harvey看著他,卻只是將咖啡湊近嘴邊。

    「到晚上八點。」

    「你當班的時間是?」

    「咦?」Mike猛地轉身,只看到Harvey優雅地放下咖啡,微笑地看著他,「我、我是星期三和五六的下午,星期天早上和下午……

    「喔,是嗎?」啜飲一口咖啡,Harvey抬了抬眼,「那我得在星期三、五六的下午和星期天以外的時間來,才看得到你吧?依照你說假話的習慣?」

    「什麼?我才沒有……不管你了,反正你自己決定要什麼時候來又關我什麼事?能不能見到我是你自己決定的又不是我!Mike情緒一上來語速飛快,說完的瞬間才想到自己對待客人不應該是這種態度。

    不過Harvey看上去樂在其中。

    「那麼改天見,Mike。」

    「好……什麼?

    「還有我這份千層派要外帶,你們忘了。」Harvey一邊說著,一邊起身,然後一手拎起外套,在角落狹小的空間依舊動作優美地穿上。

    Mike低頭看看對方的杯子,才發現不知何時已經空了,他又抬頭看了看Harvey,發現對方僅是勾著一如剛才的笑容,比了比那塊千層派,然後輕巧地將椅子靠上。

    「外、外帶?」

    Harvey點了點頭,站到Mike身旁,看著那孩子緊張地縮了一下,他笑著說道:「沒錯。怎麼?有規定千層派不能外帶的嗎?」

    「沒有!馬上、馬上幫您包裝,先生--」然後他看見對方偏過頭,緊張得舌頭打結,「Harvey,對、我馬上幫您包裝,請往這邊。」

    Harvey用眼神指示Mike先走,Mike舔了舔嘴唇,雙手在圍裙上緊抓又放開,才端起那塊千層派,轉身往吧檯走去,他沒有回頭確認對方是否有跟上,不過一會兒就聽見那高級皮鞋輕敲地面的聲音。

   

    Jenny,這塊千層派,這位客人說要外帶。」

    「外帶是嗎?好的,請稍等。」Jenny說著就走到一旁去拿過盒子,接著動作俐落地開始包裝。

    Mike兩手扶著吧檯邊,稍稍前輕靠在吧檯上,時不時側臉瞅一眼身側的人。

    Harvey看著那緊繃的樣子直是想笑,他實在不懂,他是做了什麼事讓這孩子對他這麼在意,但現下他只有變本加厲的好心情。於是他不動聲色地舔了舔唇,往前又往右跨了一步,只差幾公分的距離兩人的手肘和身側就會貼在一塊兒了。

    Mike倏地緊繃,感到一陣莫名的燥熱竄上耳際,手指抓緊,從肩頸到背脊都僵直,搭時在不懂自己在緊張什麼,但那股動的心跳自己聽上去可是比週遭的聲音都響亮。

    「您的外帶好了,先生。」Jenny的聲音是時切斷了Mike的思緒。

    「謝謝。」Harvey點頭致意,然後慢慢往收銀機走去,轉身卻發現Mike還處在原地,「不用幫我結帳嗎,Mike?」

    「喔、對、結帳!」Mike像是被什麼敲到一般回過神來,慌忙走過Harvey身旁,率先到達收銀台,敲了幾個按鍵,「總共八塊五,謝謝。」

    Harvey收下找錢,拿過外帶的紙盒,然後轉身往門口走去,卻再踏出步伐前微微偏過頭,勾出副有魅力的笑容說道:「那麼改天見,Mike。」旋即離去,一點停下的意思都沒有。

    Mike愣愣地望著對方的背影,腦中滿是方才那抹微笑,囁嚅了半天,以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說道:「好的,Harvey?」

    彷彿真的聽見了Mike的聲音,手搭上門把的Harvey偏過頭點了點。

    Mike趕忙低頭,看著手心那「太過豐富」的小費,等他鼓足勇氣抬頭的時候,早就沒有Harvey的身影了。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