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天色晚得遲了,渲染般調著染白的橘黃微光,淺紫的天空逐漸轉深,沾著幾絲纖白的雲絮也淡淡刷上光影的漸層。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和真琴並肩走在從游泳俱樂部返家的路上,熟悉的道路,熟悉的街景,不熟悉的是胸中這個難以言喻的焦躁感。
  早已不知一起走過幾次的路,懷著這種微微有些氣惱、不太愉快的心情走著卻還是第一次。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