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WT35 D1在 E36

Bookends of the Same Soul

Stupid Mistake cover vol 2  

本子名稱:Supid Mistake Vol.1 & Vol.2

作品:USANetwork影集Suits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CWT35 Suits本子 Stupid Mistake和Perfect Victim預定調查中:請戳我

 

        一道疑惑的聲音將他拉出思緒的泫渦,Mike抬頭一看,卻沒半個人影。
        正當他想要再縮回去時,模糊的視線裡出現了一隻上下揮動的手,接著是一張擔心的臉。
        「……Harvey?」
        「你說什麼啊?Mike……」Trevor的臉又靠近了一些,盯著那雙此刻沒有焦點的藍眸,然後用力在Mike身邊也坐了下來。
        「Trevor?」Mike像是驚醒一般,猛地轉過頭,「你、你回來了?」
        Trevor點了點頭,一手撐在盤起的腿上,側過的頭倚在手背,深色眼眸凝視著Mike。
        「你還好嗎?」
        「什、什麼意思?」Mike被自己語調中的怒意嚇了一跳,聽上去像是極力掩飾什麼,「我沒有怎麼樣──」
        「放輕鬆,兄弟,」Trevor拍拍Mike的肩膀,語調輕快,「我只是看你一副快死掉的樣子,有點緊張。」
        「我沒事……」
        「真的?」Trevor抬了抬眉,一腳推開茶几,讓蹲坐的空間寬敞些,然後就移到Mike前方,「你臉色很蒼白……」
        「Trevor……」Mike被突然的靠近嚇了一跳,直覺就是閃避。
        但是Trevor沒給他這個機會,正確來說,Trevor根本沒有察覺到異樣,就靠了過去,一手撫上Mike的額頭。
        「唔……沒有發燒……」Trevor一邊說著,一邊摸摸自己的額頭,「你的體溫有點低……你會冷嗎?」
        「不會。」Mike低聲說道,將頭轉向一邊。
        其實他冷到不行,冷到骨子痠疼,冷到心臟緊絞,冷到連呼吸都顯得辛苦,但這樣的寒意不是外來的,而是一種害怕、一種焦慮,即使全身包裹在毯子裡都於事無補。
        「會餓嗎?」Trevor思考了許久,得出了結論,「我買了熱狗堡回來──加了你喜歡吃的洋蔥。」
        Mike半張臉埋在手臂裡,一雙藍眼瞅著對方,良久後才低聲說道:「謝謝……我不餓。」說完後又把臉埋了回去。
        像是等了一世紀這麼久,Mike都沒有感覺到Trevor有所動作,正當他想再次抬起頭看看對方,包圍自己的雙臂就拉開,他也順勢將彎起的腳放平。
        而對坐著的Trevor正沉默地望著他。
        那雙深色的眼眸瞬也不瞬地凝視,卻顯得有些冷,抿緊的嘴唇承載著主人的情緒,繃成一條扭曲的直線,周身散發的氣息低緩抑鬱,好似將整個身子都壓在鐵條上的籠中野獸,想到出閘卻不得其法,只能讓陣陣怒意感染面前的人。
        Mike下意識地咬了咬唇,他不懂這突如其來的惡意是怎麼回事,卻也感到一絲驚慌。
        於是他伸出手,想要像以往般碰觸好友的肩膀。
        
        「……你在想他。」
        「……什麼?」

        Trevor突然的出聲讓Mike剛伸出的手就擱淺在半空中,漂亮的雙眼眨了又眨,卻忘不掉一閃而過的字樣。
        
        「想……誰?」
        「你知道我說的是誰,Mike,」Trevor盤腿坐好,語氣很冷,卻沒有方才的忿恨,「不要跟我裝傻,你裝得糟透了。」
        「我沒有裝傻。」Mike輕聲說道,微微低下頭。
        Trevor沒說些什麼,只是一手撫上Mike的臉頰,Mike一個激靈,直覺就是閃躲,卻勉力壓下那股厭惡,在心中不斷提醒自己,一個碰觸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們以前也常常這樣,尤其『交往』之後,他應該把這視為正常舉動。
        應該的。
        眼見Mike沒有特別的反應,Trevor又靠近了些,這樣做的結果就是,Mike又將雙腳縮回胸前。
        Trevor皺了皺眉,跪到Mike面前,拉直的雙腿讓他得以居高臨下,雙手搭在Mike身後的沙發上,深色眼眸凝視對方。
        Mike沒有特別的動作,連表情也沒有太大變化,只是抬頭望著Trevor。
        「你在想他。」
        「……誰?」Mike輕聲道,問了個連自己都覺得可笑的問題。
        「你知道我在說誰。」Trevor低聲說道」,低頭靠近。
        「我……」Mike開口就想辯解,卻發現自己沒什麼氣力,索性安靜下來。
        「那個男人──叫什麼的……」
        「Harvey。」Mike回答道,一雙眼眸眨也不眨地凝視對方。
        「……管他叫什麼,」Trevor撇了撇嘴,眼底一抹不屑,「他讓你這麼難過,你為什麼還要想他?」他一邊說著,一邊傾身,讓額頭抵上額頭,鼻尖摩娑,嘴唇幾乎碰在一起。
        但是Mike那雙清澈的藍色眼眸卻沒有絲毫猶疑,只是定定地凝視著Trevor,在近到彷彿睫毛都糾結勾纏的距離裡,冷靜得嚇人。
        「他沒有讓我難過,Trevor。」
        「喔?」Trevor抬了抬眼,勾出一抹嘲諷的笑容。
        「我難過……是我自己的事,跟他無關。」
        一如我愛你,與你無關。
        Trevor沒說些什麼,只是雙手在沙發邊緊握成拳,鼻尖輕輕摩娑,爾後一手撫上Mike的臉頰,一手壓在肩頸上,即使對方想移動也難以使力,然後低語。
        「Mike……」
        Mike一瞬間想閉上雙眼,卻發現對方近得讓他做不到,視線裡盡是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孔,低啞的聲音好似緊抓著耳廓拉扯,即使不想聽到也毫無辦法,高熱的體溫和他的冰冷相反,從被碰觸到的地方向上延燒。
        他感覺對方的吐息落在唇畔。
        帶有一點緊張,卻也飽含侵略。
        他感到自己好似化作水氣,或是漂浮的微塵,身子變得好輕,一切感知都逐漸消退,慢慢地,連自己都融化成虛無。
        「Mike……」
        唯一留下的就是呼喚的聲音。
        「我的……」
        還有占有性的話語。

        ──不!我才不是你的!
        ──我不是誰的!我只屬於我自己!
        但是在這個連自己都消融的時刻,大聲宣告「自己」又有何用呢?只能在在提醒,即將被吞噬的事實。
        而他卻無力反抗。
        從肩膀到胸口,腰際到雙腳,甚至指尖都毫無氣力,視線一片模糊,腦袋滿是渾沌,張嘴卻發不出聲音。
        如果就此放棄,應該會輕鬆一些吧。
        如果就此降服,應該會容易許多吧。
        如果就此屈從,應該會忘卻所有吧。
        應該吧。

        「我的Mike……」
        所以當Trevor覆上他的嘴唇時,他沒有動作。
        即使眼角傳來酸楚。

        「忘記他吧……」
        所以當Trevor開始啃咬他鎖骨的時候,他沒有反抗。
        即使胸口傳來悶痛。

        「讓我幫你忘記……」
        所以當Trevor的手滑進衣服底下時,他也沒有掙扎。
        
        或許忘記中就沒有想像中困難。
        學會失去……並不是件太困的事
        ──即使是失去你!

        在Trevor把手伸到他褲子拉鍊的時候,他不禁冷笑一聲。
        對自己。
        因為他忘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不,或許他沒有忘記,
        只是不願意想起,
        卻在此刻是如此清晰。

        愈強調失去的容易,就愈顯得你無法放手。
        愈希望能夠忘記,就愈清楚被記憶啃食的自己多麼不堪。

        到最後的最後,
        你才發現,那些你真心冀求的,早已離你遠去。
        而在這邊的你,使勁全力呼喊,也喚不回你想望的曾經,

        很久以後你才聽清,你呼喊的話語──
        用力到連胸口都疼痛──
        連手心都出汗──
        連喉嚨都嘶啞──
        
        聲音卻依舊如此微弱──
        我啊──
        我啊──

……我忘不了。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WT35 Suits本子 Stupid Mistake和Perfect Victim預定調查中:請戳我

 

        Mike一把將書包丟到沙發上,用力扯下外套也扔了出去,再大步走到廚房裡,打開冰箱,抓出一瓶汽水就仰頭猛灌,冰涼的糖水帶著刺痛感,甦醒了有些發昏的腦袋,甚至感覺喉頭嗆咳起來,他才慢慢走回客廳。
        將沙發上的雜物堆置一旁,Mike身子一歪,重重地側躺在扶手上,太陽穴被撞得有些疼,他卻顧不了這麼多了,一雙清淺的眸子黯淡無光,顯露了主人此刻的心境。
        煩躁、徬徨、壓抑,或許混雜著不明的憤怒。
        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些看似沒來由的情緒指針對一個人──
        ──他自己。
        縱使他不明白原因。
        挪了挪肩膀,Mike讓調整身子讓自己整個側躺,再把腳也抬了上去,雙眸眨了又眨,用力咬了下唇,就這麼發愣了好一段時間,直到他感到脖頸都痠痛到抗議,不得不小小移動一下,腳附近傳來東西震動的聲音。
        Mike懶得起身,直接一腳勾過背包,沒想到卻整個弄翻到地上,裡頭的課本、雜物統統散落一地。他咂了咂嘴,心頭湧上一陣無力,伸長了左手,感覺身體的重心慢慢傾斜,他卻不想起來,只是繃緊了側邊的肌肉,使勁想搆著目標物。
        還差一點點──
        指尖幾乎碰到──
        還差──

        「哇啊!」Mike整個人翻過來,趴著摔到地板上,頭磕到桌腳,手臂一甩敲上桌緣,膝蓋和下腹也很狠撞上地板,骨頭突出處傳來鈍痛。
        他咒罵了一聲,用有些麻痺的手撐起身子,忍著痛胡亂摸索一陣,才找到想要的東西。
        眨了眨眼,他深吸一口氣,把手機拿到面前,卻又撇過臉,抬頭看了刺眼的燈管,感覺心口緊揪,深呼吸了幾次,用力的手指幾乎可以捏碎掌心裡的東西,然後他緩緩闔上雙眸。
        深吸一口氣再吐出。
        張開雙眼,一把將手機舉到眼前,飛快點開新傳來的簡訊。

        只是一封廣告信。

        「Shit!」Mike咒罵一聲,把手機丟了出去,也不管脆弱的機器會落到沙發還是地板。
        他覺得自己糟透了。
        身心都是。
        背倚著沙發,Mike彎起雙腳,手摀上剛剛闔上的雙眼,把臉埋到膝蓋上,整個人蜷縮起來,好似這樣就能抵擋些什麼。
        卻阻止不了自心頭竄上的寒意。
        還有泛起酸楚的眼角。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期待著什麼。
        不,或許是因為太明白了,明白到他想要否認,卻總是徒勞無功,只是讓自己更緊繃,也更疲倦。
        他閉緊了雙眼,擰緊的眉梢隱隱作痛,雙手緩緩滑下,恍若保護地擁抱臂膀,卻只是顯得更無助,彎起的柔軟腹部一陣絞痛,好似有股寒意從身體最深處向上攀爬,扎根在肺部,抽乾了最後一絲氧氣,即使用盡全力呼吸也只趕到喉頭被緊掐,陣陣暈眩。
        眨了眨眼卻看不清楚──
        只有腦海裡一閃而逝的念頭清晰可辨。

        Harvey。
        
        自從那次尷尬也痛心的道別,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說長不長,沒有長到足以讓人忘懷;說短不短,亦沒有短到令人重溫,只是徒留傷感,在此般空白的時刻,得以反覆咀嚼曾經的美好,卻發現那些過往的甜蜜早已索然無味,反倒是苦澀感逐漸擴散,連喉嚨都一陣乾渴。
        好似吃下切片的蘋果,初嚐之時牙齒感覺果肉的脆,舌尖嚐到汁液的甜,連雙眼都為了這般美味瞇了起來,然而,將磨碎的果肉吞下以後,留在口中的就只剩乾硬的果皮,無論如何咀嚼都無既往的芬芳,連吞嚥下去時,都讓喉嚨一陣刺痛。
        那些美麗的過程恍若虛假。

        Mike雙手揪得更緊,試圖在茶几與沙發之間的狹小位置尋求一絲安全感,好似踏出這一塊區域,他所能掌握的就更少了──即使原本就沒有多少東西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還清楚記得──攝像記憶是把雙面刃,在不願回憶、或不該回憶的時候,這樣的感受尤其深刻,彷彿利刃緩慢滑過血肉,拉出一條看不見的溝痕──他還清楚記得,Harvey淺淺的笑容,帶著戲謔的嗓音,修長的手指──
        沐浴在金黃夕陽下的身影──
        暖和而溫柔的擁抱──
        仿若帶著酒香的──
        那個吻。
        
        Mike嗚咽一聲,感覺胸口一陣翻攪。
        Harvey的一切,讓他驚訝的、緊張的、甜蜜的,甚至痛苦的,都像是刻在腦裡,每一個細節都銘在心口,只要心臟一跳動,就會傳至身體的每個角落,連指尖都泛疼。
        但是──即使如此,又怎麼樣呢?
        他還記得最後一次,那個心碎的最後一次,Harvey看著他的眼神。
        期盼的、悠遠的,卻也哀傷的。
        好似他們兩個之間並非一個手掌的距離,而是有深不見底的壕溝或谷淵,從下方捲起的風幾乎讓他們站不住腳,即使大聲嘶吼,也聽不到對方的聲音。
        只有破碎的話語乘著風飄散。
        Mike知道自己不應該有這種想法。
        在重重傷害對方──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將Harvey傷得至深,或許到了一個從未有人企及的程度──他沒有資格回想過往的美好,即使全世界都告訴他應該回頭,全身的細胞都叫囂著要他轉身,他也認為──或者知道──只有他沒有這項資格。
        而且這個資格,還是他親手拋卻的。
        
        如今再來猶豫,只會讓自己顯得可笑。

        他把自己縮得更小,希望自己就這樣消失,不必再思考、再痛苦、再害怕,或是帶給他人傷害了。

        
        「──Mike?」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